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诗歌 山东 作家 名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父亲节的聚会

2020-06-21 15:25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付超 点击:
分享到:
导读:两个老伙计总算有功夫坐下来喝一杯了

 

  老李约老孙夫妇周日来家喝一杯。这一对老伙计很久没凑一起聊天了。原因是老孙最近太忙!

  俗话说男大当婚 ,女大当嫁!这闺女二十多了,自然有小伙子追着跑,这不,小伙子1.85米的个头,仪表堂堂,家里又有经营了多年的生意。可真就是,丈母娘丈母爹看女婿,越看心里越喜欢。当然,咱老孙家的闺女当真的肤白貌美大长腿,关键在韩国留学了两年,标准的韩国范,特别时尚。话说着,这一对小年轻,情投意合的,约定先见女方家长。老孙从一接到这个任务就忙开了,粉刷墙壁,换门换家具,整整忙活了两个月,这算是竣工了。小伙子初次登门,老孙从天刚亮就进菜市场买好活鱼活鸡,老两口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待到一大桌菜摆好,老孙坐定,看着小伙子,没喝酒没动筷,神情就有了些恍惚,这一瞬间,他忽然感觉自己老了,失落感油然而生。老孙对着老李,说着说着,眼睛有点红。

  忙活完进门见面这事,两个老伙计总算有功夫坐下来喝一杯了。也巧,这天正好是父亲节,两个大老爷们凑一起过节。

  老李媳妇端上菜,四个家常凉菜:一盘酱牛肉,一盘油炸花生米,一盘麻汁蒜泥黄瓜,一盘白糖西红柿。四个热菜:京酱肉丝,辣子鸡,滑溜鱼片,清炒虾仁,都是老李的拿手好菜。老李两大爱好,做菜、写文章。老李自己腌制的咸鸭蛋也端上桌,外加一个水果拼盘。喝的是老李女婿孝敬他的精酿啤酒。四个人坐定,老李听着老孙的闲聊,看着老孙两鬓的白发,感慨:“嘿嘿,可不就不年轻了么!该出嫁的就出,剩咱们在一起玩也挺开心。不给儿女添负担,需要的时候还能冲上去,帮着做饭带孩子。”

  老李家的闺女已经出嫁,想起出嫁那天,老两口落了泪,喜悦之中有不舍,强烈的不舍,如一根绳把老李的心系住,待闺女上了夫家的车,老李的心也给拽跑了。

  老李疼闺女那可真是疼得紧,两岁那年,闺女看电视上的布娃娃,指着说:“买,买!”老李就申请了个出差北京的机会,去把同款的布娃娃买回来给女儿抱着了,至今二十多年,这个布娃娃还在自家女儿的床头上摆着,偶尔女儿一年回家来住个三天五天的,看见了就说:“这娃娃还摆着呢!” 老李准会接着说:“看着她,就像看着你哩!”

  老李女儿上大学的第一年,女儿还没哭闹着想家,老李倒是真忍不住了,周五一整天,上着班坐立不宁,好容易熬到下班,坐车去看女儿,经过一夜的卧铺颠簸,清晨到了学校,看看女儿就放了心,爷俩一起吃了早饭,人家老李又坐上车回来了。

  女儿喜欢吃火锅,老李每次都在女儿回家的前几天就开始着手准备各种菜品,花样多,调味料复杂,老李那叫一个精心。这可把女儿的胃口给养娇贵了,老李的女儿在吃的方面可是有很多的讲究的。

  “这姻缘二字就是老天爷给配好的。”老李媳妇说:“看看你家姑娘,学化妆偏偏嫁给摄影的,这可不是最好的安排?人家男方正求之不得呢,花钱也聘不到这么好的化妆师!”

  老孙媳妇说:“可真是来,你家女儿学教育,这可不又找了个教书先生。哎,人家小刘可是博士,大学的教书先生。老李喜欢看文章,写文章,人家小刘还专门研究明清散文,有空爷俩互相探讨切磋,这可真是老天给配好的!”

  “过个父亲节,人家小孩子们都忙着,咱们老家伙自己乐呵乐呵呗!” 老李有点伤感地说。老李女儿在外地上学后成家,父亲节自然回不来。老孙的女儿约好的去青岛拍婚纱照,也没法陪父亲过节。这两对老伙计此时静下来,想着各自的女儿。

  “要说闺女是妈的贴身小棉袄,那她就是爸的护心服,你知道,我妮上大学时每到快开学的前几天,老李就起无名火,乱发脾气,后来有次我实在忍无可忍,骂了他几句,你跟着她去上学得了,还真不是孩子离不开家长离不开家,是爸妈离不开孩子。这招果然有效,就这几句话就把老李的毛病治好了! ” 老李媳妇和老孙媳妇边吃边聊。

  老李和老孙都是六七十年代生人,等他们结婚生子时,国家实行独生子女政策,每家就这么一个女儿。尤其是老李,女儿出嫁了,家又定居在外地,想女儿时更加寂寞难挨,只能熬到周日视频。那个说走就走看女儿的父亲现在常说,她忙,少打扰她!

  两个男人推杯换盏,不知不觉十瓶啤酒见了底。老孙的脸红了,老李的眼也有些迷离,两人说话,舌头仿佛都长了一截。清冷的日光灯照着两个落寞的老男人。

  “喝多了!”老李媳妇和老孙媳妇都说。

  “这点小酒,才到哪儿?”老李和老孙都拍着胸脯说。

  这正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老李喃喃自语:“风又飘飘,雨又萧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什么时候想孩子,我喊你再来喝杯!”老李又发出了邀请。

 

  作者简介:

  ​付超,喜爱读书,曾在多种报刊杂志中有作品刊发。用文字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分享快乐,见证足迹。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