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诗歌 山东 作家 名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万箭穿心与方方日记

2020-03-31 23:53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杨猛 点击:
分享到:
导读:因为熟悉所以热爱,因为同情所以有创作的悲悯,因为不想后人哀之而不鉴之而批判。

 

  虽然之前读过方方的同名中篇小说,看完电影《万箭穿心》还是很压抑,这部电影像极了武汉的闷热,让人冒汗让人揪心。

  《万箭穿心》的主角是一位持续容忍生活悲剧的奇女子。武汉九省通衢,盛行码头文化,女子大多性格刚烈,即便中了万箭穿心的命,也抱着一颗万丈光芒的心。她遭遇丈夫出轨、丈夫去世,靠着一根扁担在码头挑行李抚养儿子上学,不想儿子还是恨她入骨,结尾她离开儿子平静地去过下半生。她那句:“儿孙满堂也好,孤家寡人也好,你都得把人生走完”让人唏嘘不已。

  《万箭穿心》更像一个家庭伦理片。她脾气坏、性格倔、文化低。这些缺陷在柴米油盐中被无限放大,极端地让其他人忘记了她的默默付出。她脾气不好,但她承担了所有的家务活;她倔强地举报了丈夫出轨致其身败名裂,但在丈夫跳江后像个男人一样撑起了家庭;她从来不读书,但她屠狗辈般仗义地将钱借给了同事何嫂。

  《万箭穿心》是底层小人物的纪录片。小人物的生活、故事和他们的狡黠粗鄙可能才是真实的人类空间。这部的电影这么生动这么有烟火气,以至于我时常感觉李宝莉(电影中的女主角)就在我身边,甚至我身上也有她的个性,她就是我们,是我们自己的人生和命运。这种共鸣和思考使我常常对着空气说:哦!原来不只我也是这样。

 

  了解了《万箭穿心》,你就会明白方方日记为什么引起巨大的争议。因为方方的大多作品都远离“主旋律”,她的作品是有浓浓市井气的、是哀伤反思的、是独立思考的。

  在疫情期间,方方日记没有黄鹤楼、热干面、武大樱花等常用字眼,没有揭示秘闻和探寻真相,只是记载了方方每日的所见、所听、所感:比如她日常生活的买菜、吃饭、吃药;比如福利院老人的隔离、空巢老人的照料、滞留人员的出路问题。她关注的视角是那样的不同,更难能可贵的是这种特质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在她的日记中自然流淌。只是由于日记多批评追责少赞扬打气,最初被认为是不和谐的音符,但用《环球时报》胡锡进的话说:“方方日记现象只是这个时代旋律的一个音符。”

  之所以出现这个特别的音符,我想还是方方对武汉的热爱。方方在武汉六十三年,因为熟悉所以热爱,因为同情所以有创作的悲悯,因为不想后人哀之而不鉴之而批判。

  方方爱武汉,爱每一个底层的普通人,这也许是《万箭穿心》与众不同的原因,更是方方坚持写日记的原因。

 

  作者简介:

  杨猛,济宁汶上人,喜欢写关于美食、体育、电影的短文。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