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诗歌 山东 作家 名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瞧这一家子的“小九九”

2020-03-15 00:05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张卫霞 点击:
分享到:
导读:知子莫如父。米大贵一阵酸楚。

  

 

  米老爷子打年轻就总和颜悦色的,为人处事也和风细雨般,到哪都搞得一团和气,人送外号“弥勒佛”。米老爷子有一位他疼爱的和疼爱他的老伴,老俩口有一个他们疼爱的和疼爱他们的儿子米大贵,米大贵已成家,日子过得和乐喜顺。这不,前两年,趁着给儿子买婚房的劲,一步到位,在本高端住宅区也买了一套养老房,自从搬进新房来,生活一下子上了两个档次,这么说吧,以前那个旧小区里,两个保安三颗牙,对你视而不见,现在这个小区里,十几位明目皓齿的帅男保安,随处为你,立个军姿行个礼。

  米老爷子和米老太太两口子什么都合,只有旧物处置观不合。米老爷子总有自己的见解:万物皆有灵,敬畏大自然,且不可亵渎、浪费。为此,没少遭老伴和儿子米大贵的嫌弃,娘俩总嘟囔他:“拿个柴火棒子也当金条。”实际上,准确说来,米老爷子是惜财不贪财,为街坊邻居,慷慨大方着呢。

  而米老太太小资情调爆棚,尤其是搬来这小区后,结交的群体不一样了,生活方式也变了,不打麻将了,不纳鞋垫了,进了个老年模特队;入了个茶艺会所;做美容,练瑜伽。以前给米老头唱:“你挑水来我浇园”,现在给米老头交代:“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也许,高端的住宅要有高端的生活方式相匹配。可米老爷子秉性难移,破铺陈烂套子也往新房子里堆,而米老太看见成堆的旧物就心烦,恨不得立马清仓图个清爽,恰米老爷子退休前驻村扶贫,过上了好日子的村民们送来林林总总的土特产:李家宰了青山羊,扯上两条羊腿送来了;刘家刨新花生榨了油,拎上两桶送来了,张家儿子从国外寄来点洋货,那老张得第一时间拿给米老头摆饬摆饬,送的这林林总总物什中,有好的,也有村民们自认为好的,反正把高端的房子塞得满满当当,不高端了。米老太追求的生活的高级感着实让米老头拉了后腿。

  酥鸡酥鱼一时吃不完,真空包装的烧鸡烧鸭也已快到保质期。米老太眼盯着楼下的垃圾桶,心中似有万条蚯蚓蠕动。可她明白:如若她这样简单粗暴地弃之,那岂不是剜老头儿的心头肉。娘俩也没少合计了怎么治米老头这病,神医良药寻不成,娘俩倒想出一妙招。

  米大贵常回来看二老,也总能挑合适的时候,米老太照例对儿子耳语了一阵。米大贵特意放大了音量:“爸、妈!这些东西拎回我家享用了。”

  对于爱财如命的米老爷子,看到能物尽其用,顿觉畅快和踏实。出楼门,米大贵潇洒的一扬手,那袋子在空中划了个弧形后稳稳当当进了垃圾桶。回头看一眼阳台上的老妈,娘俩会心地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这出好戏,娘俩演了一场又一场。就这样,一家人尽享着同城生活圈里无比的优越感和和谐美。

  这天,米大贵又在老妈的指使下,搬出来一箱油。耳语为:“现在净些富贵病,得注意养生,花生油、核桃油、橄榄油吃不清了,这豆油是小作坊的油,垃圾桶走起。”

  生活有一成不变,也有兜兜转转。

  米大贵照例搬下楼,只是这次,等与老妈面面相觑后,他又偷偷退回来几步,拎起这小作坊产的油带回了自己家。就这样开始,人说,从简入奢容易,从奢入简更难,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从父母那里顺来的福利解了米大贵的燃眉之急,生计之需。若不是小两口儿听信谗言喝多了毒鸡汤:“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的蛊惑,若不是P2P,若不是网贷,不作就不死,小年轻真的是很年轻啊。那又怎样呢?优越感荡然无存,自己还得做个两面人,父母跟前装得和以前一个样,身后自己死撑硬扛,且不可告知年迈的父母啊。好在小两口儿齐心肯干,上班之余又各自做了三四种兼职,主播啊,策划啊,快递啊,小时工啊,高筑的债台也在一点点变得越来越矮。

  近两年,米老头得了轻微的阿尔茨海默症,岁月不饶人呢。这天,米老头又喝多了似的,招呼米大贵近前:“大贵儿,你去把这两袋米和2万块钱送给你钱大伯,他无儿无女,全靠吃低保。”米老太心欢喜,她自以为她在致力于培养米郎台的慷慨上初见成效。米大贵犯起了嘀咕,钱大伯过世半年,老父亲不记得了?

  米大贵心生一丝罪恶感和歉疚感,他打入了媳妇儿的小金库:“媳妇儿,先还上那尾号4034的信用卡。”

  最近米老头宣米大贵的次数多了起来。一会儿一八千的折子,过不了一段时间,又一万二的折子。不几日又拿出3000的现金……就这样,小俩口儿终于过了虎口期。

  米老头66寿宴上,父子俩酒过三巡,米老头揽过儿子,悄悄地说:“儿啊,你受过的苦会照亮你以后的路,那个坑填平了?”见米大贵愕然,“纳闷是不?还想瞒我是不?你老爹我啊,还没老糊涂,你啊?心中若有鬼,说话时会下意识得揪耳朵,这两年我清楚你是怎么过来的。知子莫如父,你打五六岁时,就有这个毛病,除非你和你妈一起哄我,你独自说谎时必下意识揪耳朵的。还有啊,你老爹我哪有什么阿尔茨海默症?”米老头顿了顿,向儿子使了个眼色,“别让你妈知道,咱爷俩一起扛着过。让她继续过优渥的生活!”

  知子莫如父。米大贵一阵酸楚。

  

 

  作者简介:

  张卫霞,山东济宁人。喜好文字,以匠心守初心。为人,但求从简从素,为文,但求如琢如磨。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