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诗歌 山东 作家 名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幸福时光

2020-03-09 00:08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程江红 点击:
分享到:
导读:村里人都知道我的心事,闲得无聊就喜欢逗我玩,扯起嗓子在村口喊“江红,你妈妈回来了啰!”听到喊声,我会不顾一切跑向村口。
幸福时光

  小时候,我住外婆家。外婆那儿有个风俗,端午节门框上插艾,还得用艾叶煮鸡蛋。据说,小孩子吃了母亲用艾叶煮的鸡蛋一年都不会肚子疼。我的母亲在遥远的新疆,艾叶煮鸡蛋的活儿就由姨妈代劳。

  端午那天,我是村里最幸福的小孩,左邻右舍,谁家煮了鸡蛋都要送给我一个。同村的人都是我母亲的本家,那些我该喊舅妈的人,在给自己孩子煮鸡蛋时总会想到我。

  外婆轻易不愿接受别人的恩惠,推让之间那些表舅妈们就会说,娃儿每天都看不见自己的亲妈,小小年纪就造孽兮兮的……说的外婆眼圈红红的。

  我从来就没觉得自己可怜,我反而觉得自己比同村别的小孩幸福。那时,姨妈刚订了婚,三个舅舅都还没找对象,全家人都拿我当成宝。再说,我父母每个月都要寄来钱和粮票,有时也会寄来新衣服。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农村,小孩子穿成品衣服是件很稀罕的事,所以,村里个头跟我差不多的小女孩出门做客都要借我的衣服穿,这让我感觉自己很骄傲。

  我喜欢听姨妈讲新疆的事,从姨妈口中,我知道新疆的西瓜很甜,葡萄干很好吃,也知道新疆的冬天很冷。在我眼中,新疆是富裕的代名词,挣工资、穿军便装的父母都是很了不起的人。

  那时,最幸福的事就是倚在外婆怀里翻看影集,外婆教我在一张张照片中指认我的父母。照片中父母的面孔深深印在我的记忆中,因为,家里的影集都快被我翻烂了。外婆和姨妈还会结合照片告诉我,我的父母个头有多高,走路姿势怎么个样……于是,父母模糊又清晰的形象出现在我心中。

  我喜欢站在村头那棵芙蓉树下张望,希望看到照片中英姿飒爽的父母背着行囊冷不丁就出现在自己面前。那样的话,我就会欢天喜地扑过去,告诉他们我是谁。我还能帮着他们拿行李,让他们看看我有多能干。看到我的父母,我负责放养的那只大白鹅也一定会很兴奋,它也会张开翅膀一路欢叫着跟着我跑……然后,在父母到来的日子里,大白鹅下的蛋也就不用再拿到集市上去换盐吃。鹅蛋一定很好吃。挣工资的父母来到了,外婆家还不得顿顿吃好吃的?……想象着父母到来后的种种幸福,我自己都能笑出声。

  村里人都知道我的心事,闲得无聊就喜欢逗我玩,扯起嗓子在村口喊“江红,你妈妈回来了啰!”听到喊声,我会不顾一切跑向村口。村里人没有什么娱乐,逗我玩成了大人们解闷的游戏,有时,骗人的游戏表演得太真,参与的人太多,连我的外婆和姨妈也会信以为真,跟着我一起跑向村口去迎接。

  一次次上当,一次次跑空,外婆和姨妈对我说,他们都是骗你玩的,你再也不要相信他们。可是,听到喊声,我仍然会按耐不住,不顾家人的阻拦执意要跑到村口去看个究竟……

  惊喜而出,失望而归,次数多了,连我也对这种骗人的把戏漠然了。

  一天下午,午睡起来,姨妈无事可做就给我编辫子玩。梳了拆,拆了梳,三股辫、四股辫、独辫子,变来变去,正准备研究盘个葵花头时,忽听村头有人高喊“江红,你妈妈回来了!”

  听到喊声我纹丝不动,姨妈一边给我盘头,一边说,这些人又开始骗人玩了!三个舅舅们也都异口同声地说,千万别当真。

  外面的喊声一声比一声急,全家人没有一个人出去观望。有人竟然闯进了屋,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说,江红的妈妈,真的回来了!我们还是无动于衷,冷漠地看这些人表演。报信的人赌咒发誓,这回是真的,真的在村口的大路上看见了……

  任他们说的天花乱坠,我们还是不信。接二连三,又有人来报信。外婆有点沉不住气了,打发我小舅舅出去看个究竟。一会儿,小舅舅就拎着行李跑回来,激动地说,大姐真的回来了!我们全都迎了出去。

  后来,我母亲回忆起刚见到我时的情景——光着脚丫子,披头散发,就像电影《白毛女》中躲深山老林里的喜儿。母亲说她当时一看我那个样子,眼泪马上就掉了下来。

  可能我那时是被幸福冲昏了头,我没看见我母亲流泪,我只记得我快活得就像一只小狗,撒着欢,围着父母转,喊一声妈妈,叫一声爸爸,幸福的都不知东西南北。

  母亲故意逗我说,你认错人了,我可不是你的妈妈。我激动地大喊,你骗人!你就是我的妈妈!!你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惹得母亲怀里的小妹妹,还有父亲怀里的大妹妹都虎视眈眈瞅着我。

  父亲把大妹妹放下,一把把我抱了起来。大妹妹哇地一声哭了,跳着脚去撕扯我,拽着我的脚脖子往下拖,不让父亲抱我;小妹妹也在母亲的怀里偏过身来抓挠我……围观的人都笑了,我很害羞地从父亲怀里下来,幸福地看着自己的父母抱着两个妹妹迈进外婆家的大门。

  作者简介:

  程江红,1969年5月生于新疆。兖矿集团退休职工。1995年开始发表作品。写童话、散文、小小说,作品散见各大报刊。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