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诗歌 山东 作家 名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春来湖鲜美

2020-02-24 22:46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胡勤贵 点击:
分享到:
导读:微山湖里的一切都是按季节生长。对照季节,连家船上的人们找到了规律。适时的味道最鲜美啊!
春来湖鲜美

  天蓝湖也蓝。站在微山湖的岸边,向湖里望去,随着一阵阵暖风的生长,春天随风来了。鱼儿、鸟儿、虫儿都知道这样的讯息。鱼儿在苲草丛中开始游了,高兴地摇着尾巴;鸟儿在苇棵间跳来跳去的,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是在唱歌么!野鸭贴着水面跳跃着疾飞,忽而又扎入水中,在不远处冒了出来,得意地摇着身子甩着水,是在传递着春天的讯息吧。虫儿在枯草上爬,在枯黄的芦苇棵上爬,还得时刻小心着眼尖的鸟儿和水中饥饿的鱼儿,一不小心,不是被鸟吃了就是被鱼吞了。活得真不容易啊!这个时候,微山湖连家船上的人们放低了身子,怀着虔诚的心,仔细打捞着用于满足生活的鱼、虾、田螺……湖面上一片繁忙的景象。

  在这个季节,湖岸的背阴处还有些雪,冬还有些恋恋不舍,与春较量着,时不时地发点威,企图阻止鱼儿鸟儿迎接春的到来。冬是徒劳的。鱼儿得到了春的鼓励,有些按捺不住的兴奋。

  最先跳上人们餐桌的是一种元宝形的鱼儿,有拇指大小,身子很薄,肚子有些透明,似乎能看清内脏了。这种鱼,湖里人叫它“适逛皮子”。一开春这种鱼就在湖里游开了。刚解冻的湖水很清,清澈见底。元宝鱼的嘴和尾巴有些红,阳光照耀下,在水里格外显眼。挂糊、油炸、烧汤、清炖,怎么吃都满嘴的鲜哪。若和越冬的青菜炖了,放一把粉条,用大洋盆盛了上来,看着青菜像苲草,粉条似芦苇,好像鱼儿还在微山湖底里游呢!就这样,美食美景还有美好的生活,怎么能分得开呢!

  随之而来的是小黄鱼。开春后,这种黄绿相间有着条纹的鱼儿特别的多,全身长不过4厘米;像用手搓的面鱼,肉嘟嘟的很可爱。它从哪里来,不知道;没有多少人能说得清楚。就像生活,有些事情没有必要去弄清楚;去弄清楚了,反而缺少了美感。用小黄鱼做的汤是微山湖的一道美味。但要放足够的白胡椒和醋。酸辣可口才鲜,才觉得味道美哈。不过,喝小黄鱼汤,要赶在清明前。随着天气暖了,这种小黄鱼也不知道都去哪里了。清明后也没有关系,喝不上汤,吃黄鱼干也能解馋的。小黄鱼捕获的多了,吃不了,湖里的人们就把它摊在苇薄上晾晒成鱼干。一年四季都有的吃了。吃时,黄鱼干用水泡一下,用朝天猴那样的辣椒炒了,卷在煎饼里,咬一口,那种辣啊!眼泪很快就出来了,令人吸哈不已。有个笑话,至今流传。说大家饭店聚餐,一位直爽汉子,煎饼卷了辣椒炒小黄鱼,吃的两眼流泪,吸哈之余发出了感慨:不吃吧,想吃。吃了吧,辣它奶奶的……当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就是湖区人常带的口头语时,大家哄堂大笑。当他自己明白过来,也无奈地笑了。摇着头说:你们那,真是的……一道菜能附上文化的气息,可见这道菜是多么的有魅力、多么的受欢迎呀!每到饭桌上,大家吃起这道菜,吸哈着相视一笑,不用说就想起来那个笑话。不吃吧,想吃。吃了吧,辣……要解馋,辣椒子盐,也是湖里人常说的话。

  前面说的是微山湖不起眼的小鱼,还有一种不起眼的鲜味,不是鱼,是一种贝类,湖里人叫它“乌撸牛”。可能觉得它和蜗牛有些像吧。这种贴着湖底淤泥生存的带壳的东西学名叫中华园田螺。含有钙、铁及维生素,出口过日本。别看它带着壳,湖里的蚂蝗靠吃他生长呢。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世界就是这样的奇妙。春回大地是因地心发热而暖。因此,微山湖最早感知春回来了的,应是贴湖底而生存的田螺了。它距地心最近。春江水暖鸭先知,在微山湖应是田螺先知了吧!田螺知了,连家船上的人们也知了。湖里人用带了“舌头”的推网把田螺捞上来,放入清水里让它吐尽泥沙,煮上一盆麻辣的、五香的都可以。坐在船头,伸手抓上一把,选一颗放入嘴里,瘪下腮帮子,用力“嘬”。啧啧,那味道,让人连手指头都想咽下去。舔了一下又一下。鲜,正是微山湖的味道。

  微山湖里的一切都是按季节生长。对照季节,连家船上的人们找到了规律。按照规律生产生活,每每都有让人惊喜的收获,支撑着一年又一年的日子。

  适时的味道最鲜美啊!

  作者简介:

  胡勤贵,山东省作协会员。曾出版《微山湖散记》、《看绿色成长》、《乡言村语》。现在微山县委机关工作。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