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诗歌 山东 作家 名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阳光书

2020-02-19 22:24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李木生 点击:
分享到:
导读:春雨是太阳的演讲,不打草稿,从不出错别字,讲完天下便万紫千红、草绿莺飞。
阳光书

  再黑的夜也有阳光,不然天就再也不会亮了。哪怕是月黑头加阴天,阳光也会悄悄地告诉你:看,那就是黑暗;黑暗的边上,光明正在起程。

  希腊有太阳神阿波罗,还有盗火给人间的普罗米修斯。我们是射日的后羿,与焚书的嬴政。

  老子说上善若水,其实真正的上善是阳光。阳光之群——包罗万物,甚至有数以亿计的星体,不是谁想解散就能解散得了的。阳光不藐视,不仇恨,不自私。天地以万物为刍狗,太阳偏不,他视万物为朋友,连刍狗也是他亲爱的朋友。我们好说人性的渊深幽暗,其实人性,只要沾了一点阳光的味儿便会妙美得无法言说。

  一缕阳光,就昭示着恒道。也就天然地自信,从不心虚得草木皆兵、连段思念的小号声都会惊惧得赶紧捂死它。太阳会俯视,从1.5亿公里高的天上鸟瞰;也仰望,能从尘埃里仰望一棵草叶上的露珠;他平等地对待从最大到最小其间的一切。

  阴谋者,视阳光为仇雠;磊落者,将阳光作兄弟。连阳光下的影子,都是另一种经典的笔墨,昭然灵动,慈悲创造。

  阳光是赴死者的手杖、临死者心里最后一束暖。

  当黑暗腆着脸将死说成贡献的时候,太阳只于清晨微微一笑,便收尽天下的心。

  他只轻轻地将黑暗一推,便佛意葱茏,世界已空灵得光彩夺目。

  一个“晒”字,是丑与恶、假与伪,最受不了的。

  谁也甭想为太阳竖墙。在太阳眼里,长城只是一小段儿戏,更不要说将人心与眼睛拘于墙里的企图(哪怕荷枪实弹的柏林墙),都会在阳光下成为笑柄。

  但是阳光喜欢与水玩,大小阔窄,他都喜欢。还与水比试,一个用灌溉,一个用照耀。当每一滴水里都闪耀着阳光的时候,也是世界最美好的时候。

  躲在暗中做爱的情人,其实心上都燃烧着阳光的热情。

  有一种东西对人类帮助巨大又往往被人忽略:鸡蛋。我终于想明白了,那个蛋黄,不就是太阳藏起来的一种爱吗?

  阳光是最大的开放,他一睁眼,就将那些阴暗潮湿与拽着赘着大家后退的阴谋,哗哗地冲进下水道。还会将一张张丑陋的脸与邪恶的心,不留情面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阳光,可以再生在梵高的向日葵上,也可以在马丁·赫肯斯《你鼓舞了我》的歌声里——那是热与暖的蒸腾与渗透。阳光在蒙娜丽莎的微笑里明亮了500年,在莫高窟的飞天上等待了1600多年(多么耐心)——那是梦与美的发芽与生长。

  尼采说“一切创造者都是坚硬的……惟有周身坚硬者才是最名贵者”,太阳不,他不仅不坚硬,还柔软似水。太阳却是最大的创造者,又是最名贵者——我倒同意尼采的这句话:“上帝死了。”是的,上帝死了,太阳来了。

  太阳从不背书,他只创造,无始无终地创造,无边无际地创造,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展现出无穷无尽的新意。他甚至都能将屎壳郎推粪蛋,变成诗人的旅行或鲜花的开放。

  太阳是百色共容,不只是黄与红。人们翘望彩虹的时候,想不到那只是太阳随便玩了一个小戏法。女子指甲、趾甲上的那点花样,可能是太阳喷嚏时飞下的唾沫星星。

  太阳调皮又俏皮,从不将脸整天装作一副君临天下的庄严相。我偷着乐的是,太阳天天跟我玩,千变万化地让我猜不胜猜。还不觉得,他就抱住了你,吻一下就跑了;几乎是突然间,又钻进你的怀抱,耍赖着不走;一样东西,他能变出百种模样,将人调戏得心旌摇动;他又会静悄悄地在你身后一目十格地遍览群书,末了还留下一张小纸条,写着:别在书上乱画。

  春雨是太阳的演讲,不打草稿,从不出错别字,讲完天下便万紫千红、草绿莺飞。

  曾想,我告别人世的方式,是与太阳玩一会再死。

  2020、2、19上午,阳光已经从阳台跳进书房写字画画了

  作者简介:

  李木生,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高级编辑。1952年生于山东济宁农村,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从事文学创作,曾出版诗集《翠谷》、传记《布衣孔子》、散文集《乔木森森》等。散文集《午夜的阳光》获山东省首届泰山文艺奖,散文《微山湖上静悄悄》获中国作家协会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散文《唐朝,那朵自由之花》获中国散文协会冰心散文奖,作品入选全国各种选刊、选本、大中小学读本及初、高中试卷。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