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诗歌 山东 作家 名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飞走了的斑鸠

2019-12-09 19:32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胡勤贵 点击:
分享到:
导读:它的依依不舍,让我泪流满面。

飞走了的斑鸠

 

  母亲走后,小院没人守候显得寂静,冷清了许多。春天,不经意间一瞥,发现窗台上有几根树枝别在那里,也没怎么在意。不几日却传来“咕咕咕”的叫声;经过仔细地观察发现,原来是斑鸠在那里做了窝,繁衍后代呢!随着天气变暖,两只花脖子斑鸠轮流蹲在窝里,承担着繁育儿女的责任。

  春去夏来,孵化出来的小斑鸠越长越大,不时地探出头来,张望一下。是不是饿了?盼望外出觅食的父母赶快回来?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着,温馨而祥和。夏季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一天夜里,我在屋里听着,风很大,雨也很大;风和雨搅翻了天。好在被风和雨折腾一夜的天空,早晨阳光明媚,空气清新,让人舒适爽快。当我打扫院里的残叶积水,拾掇花盆时,在一处角落里发现了一只灰色的小鸟。听到响声,它吓得收紧了翅膀,缩紧了身子,一个劲地向角落里躲去。看我靠的近了,它就张开翅膀想飞;可惜它飞不高,也就飞起二三十厘米地样子,摔在地上。飞了几次,折腾得没有劲了,只好又缩紧身子躲在墙边,一幅让人可怜的样子。抬眼一看,窗台鸟窝里的另一只小鸟正紧张地向这边张望,还时不时的扑闪下翅膀,是在提醒同伴飞起来吗?怎么想的只有两只斑鸠知道了。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老斑鸠在哪里觅食?怎么忘记了风雨后的孩子们了呢?我放下手里的工具,轻轻的、缓缓地伸手抓住了躲在角落里的小斑鸠。它不动,也不鸣叫,只是用眼睛瞪着我,眼里露出恐惧甚至是绝望的目光。我感觉它在说:不要伤害我,不要伤害我!求求你放了我吧!后来我发现,鸟只有在空中才不害怕,在地面上总是提心吊胆的,充满了警惕。面对手中软乎乎的小斑鸠,面对它的眼神,我心里产生了丝丝怜悯,可还是没有放了它。也没有把它放回窝里,而是收拾了一个旧鸟笼,把它养起来了。小时候,曾听父亲说过,鸟最怕人的气味;人摸过正在孵化的蛋,鸟就不孵了,放弃了;刚出壳的幼鸟,人拿过,鸟也不在管它了。弱小的鸟,总是惧怕强大的人啊!我想把斑鸠养起来,给吃给喝,大了能飞了就把它给放了,让它自己返回鸟巢,在自由的天空飞翔。这样做对斑鸠来说,我也是做了一件极好的事吧!人都喜欢有吃有喝的安稳生活,何况是一只小鸟呢?可是,后来我才明白,鸟需要的是天空,还有飞翔。

  鸟笼挂在院子里。斑鸠饿了吃小米,渴了喝矿泉水,没事就蹲在一根杆子上打盹,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想必是对生活还是满意的吧!不过有时斑鸠张开两只爪子抓住鸟笼的匝箍,张开翅膀扑在那里,向窗台的鸟窝张望着,一副要飞的状态。鸟窝里的斑鸠也扑闪着翅膀做出回应。笼中的斑鸠一定是想家了。家虽在咫尺,小伙伴就在不远的地方,可是它回不去。这是它生活中的缺憾。看到斑鸠这个样子,多次想放了它。有一次我还真打开了鸟笼的门子,想让它飞走;可是斑鸠转了几圈还是站在了杆子上打起了盹儿。难道斑鸠知道它还没有飞的本领,它飞不到筑在窗台的窝里吗?

  有一天傍晚下起了雨,我顺手将鸟笼挂在了院中月季的粗枝条上。当时我还为自己的做法沾沾自喜,这样又凉快又淋不着雨,斑鸠一定很满意。就在晚上,悲剧发生了,还未长大的斑鸠被黄鼠狼吃了。狡猾的黄鼠狼沿着月季树枝爬进了笼子里,对斑鸠下了毒手。惊恐万状的斑鸠虽然挣扎了,但声音被雨声风声遮住了,成为黄鼠狼的美餐。早晨,我去提笼子时只看到了几根羽毛。斑鸠哟,幼小无助的精灵,就这样在惊恐无助中消失了。我很懊悔,懊悔在雨夜不该把它放在月季花下。世界上虽有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但望着鸟笼我还是难过了好长时间。常常自责是我害了斑鸠。我想如果当初我不把鸟笼放在树枝上就好了;我还想如果我不把它抓起来放鸟笼里就好了……是我好心办坏事了?!有些事,一旦错了,就再也无法弥补了。所谓的亡羊补牢,那是还有羊;若羊全没有了,补牢还有什么意义呢!斑鸠没了,可以怨鸟笼有洞,可以怨黄鼠狼狡猾,也可以怨把它挂在月季花的枝条上……把这些都想到了,事情就不可能发生了。谁有那么大的本事都想到呢?!世上的许多事情,就是这样纠缠着,理不清。理清了这个又出现了那个,让人在事物的纠缠中探寻着规律。或许这就是前进的动力吧!

  又过了一个多月,有两个月吧。一天早晨,院子里突然出现一只斑鸠在觅食。斑鸠脖子上闪着一圈白色的斑点,很是好看,这是斑鸠成熟的标志。哦,原来窗台上鸟窝里的那只斑鸠已经长大了,能自由的飞翔觅食了。这让我心里有些宽慰。有时上班前我还撒些小米,让这只斑鸠吃个饱;借此减少对那只被吃斑鸠的自责。斑鸠吃饱了就飞回窗台的窝里,不时发出“咕咕咕”的叫声。不过有些时候,我发现它很烦躁,时不时在窝里摇着尾巴转来转去,斑鸠有心事了。不归窝的事也时有发生;有时一天,有时两天,有时三天。望着空空的鸟窝,我常常发呆;心里想斑鸠去哪里了呢?哪里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让它连家也不回了呢?不会遇到什么不测吧!有时候又想:儿大了还不由娘呢!何况是只小鸟啊!它能飞了,能觅食了,由它去吧!把它养起来就能保证不发生意外吗?前一只斑鸠就证明了是保证不了的。

  暑末秋初的一天,周末在家休息,一大早我就听到了熟悉的“咕咕咕”声。走到院子里,我看到斑鸠趴在窝里叫着,而旁边还站着一只,目不转睛地看着它。见我瞅它们,站着的那只展开翅膀飞到了屋顶上,不时地转着头望着窝里的斑鸠。我无心打搅它们,转身回到了屋里。原来是一只,飞出去回来了还引来了一只,原来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就这样,两只斑鸠在院子里飞来转去的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愉快地玩耍,然后双双飞走了,到现在也没有出现过。哦,原来斑鸠是来告别的。生长的地方都是感情付出的地方,无论是人还是动物,离开生长的地方,留恋是必然的。从斑鸠的依依不舍里,我读懂了“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的诗句。这是诗人用心血吟出的饱含深情的诗句啊!

  追逐爱情的斑鸠飞走了,在别处安了家,找到归宿了。

  爱情滋生了家庭,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温馨的港湾。每每想着飞走的斑鸠,我常泪流满面。

  人也罢,动物也罢,都需要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代一代的传承,才有了世界啊!

 

  作者简介:

  胡勤贵,山东省作协会员。曾出版《微山湖散记》、《看绿色成长》、《乡言村语》。现在微山县委机关工作。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