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亲情 故事 读书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梅花小传

2019-10-14 22:33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李木生 点击:
分享到:
导读:我们比龚自珍更加地疼惜与我们已经结缘三千多年的梅花

梅花小传

  1975年,有梅核被发现于安阳殷墟商代铜鼎中,一下子将人与梅的关系推前至3200年前。2500多年前,有一位女子以梅为媒,“求我庶士”,公开追求自己满是阳光与梅香的爱情。800多年前,有个叫范成大的人,写下《梅谱》,在后序里说到梅韵与梅格,崇尚“以横斜疏瘦与老枝怪奇着为贵”。这既是老范的美学观,也是当时梅的真实遭际与社会缩影。

  终于有了隆隆的雷声。180年前,开一代风气之先的龚自珍,深解梅之痛,写下《病梅馆记》,以为用“斫其正”、“删其密”、“锄其直”而强迫其达到“斜疏瘦奇”的社会,压迫得天下之梅患上重病:丧失了自由生长的天性与权利。这既是梅之病,又是社会之病,而且是沉疴重疾。

  这个敢撄世锋、敢担世责的觉悟者,面对天下的病梅,“泣之三日,乃誓疗之”!怎样疗之?先要毁其囚盆,再解其缚索,统统让其回归大地之母,“纵之顺之”、“复之全之”,“穷予生之光阴以疗梅也哉”!

  结果怎样呢?宏图成空,他不仅没有救下这些病梅,甚至都不能救下自己,在写下315首《己亥杂诗》之后,于49岁上早早地辞世。而已经病入膏肓的大清朝,也在龚自珍离世之后的109年,一命呜呼。

  等到那个总是“反其意”而用之的大人物,让“零落成泥碾作尘”的梅花,硬是“她在丛中笑”的时候,时序已经走到1961年的新中国。再过一年,伟人又写下“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这样充满战斗精神又有着浪漫情怀的诗章。梅花似乎终于遇到知己,也好像适逢一个好时代。尽管有着三四千万的饿殍,但毕竟我们斗志昂扬——“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我们比龚自珍更加地疼惜与我们已经结缘三千多年的梅花,也更加地期待“纵之顺之”、“复之全之”,毁其囚盆,解其缚索,让其真正回归大地之母。

  作者简介:

  李木生,山东省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孔子基金会讲师团成员。写过300万字的散文与300多首诗,所写散文百余篇次入选各种选本,曾获冰心散文奖,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首届泰山文艺奖等。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