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亲情 故事 读书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从社会寄生虫到诺贝尔文学奖

2019-10-13 01:57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李木生 点击:
分享到:
导读:从彼德堡到斯德哥尔摩,地理能为诗歌伸张正义。

 

  重新阅读29年前漓江出版社出版的布罗茨基《从彼德堡到斯德哥尔摩》,几乎觉得那不是在人间。

  俄罗斯文学的黄金时代与白银时代,分别对应沙皇与布尔什维克的苏维埃,用一个词概括两个时代的双方关系,那就是专制与苦难。虽然黄金时代诸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从绞刑架上侥幸逃生,但从专制的酷烈与痛苦的深重,白银时代都远远超过了黄金时代,甚至超出了人类的想象力。

  

 

  布罗茨基虽然是白银时代一个代表性作家,但他所经受的苦难,无疑是那一群作家中比较轻的。他没有被杀害,甚至没有经历长期流放的折磨(只被流放了18个月),但判决他5年徒刑的罪名却真是匪夷所思:社会寄生虫罪。这个从15岁就开始认真写诗、并一直没有怠慢、创作出惊动世界、也为俄罗斯带来巨大声誉的人,当然要吃着“寄生虫”的苦头,百度上这样记载:“两次被关进监狱的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最恐怖的是给他强行注射镇静剂,半夜又被粗暴叫醒,拉他去冲冷水浴,然后用湿浴巾把他浑身包紧,再将他推到暖气旁烤干浴巾”。即使在苦难里,诗人也不退让,他说只有“坟墓才把人们变成一种模样/既然活着,就让我们取不同的姿态”!当千人一面而又是千人一腔、千人一种表情的时候,那也许是比监狱还要恐怖事情,而更加恐怖的当是这样的一种面容一种腔调已经习以为常。想想这个“寄生虫”,我们真是应当有所警惕。

 

  1972年6月,他被剥夺苏联国籍,并被强行塞进一架飞机,驱逐出境,专制者这样告诉他:“‘欢迎’离开苏联。”他给那个将他驱逐出境的总S记勃列日涅夫写信:“我虽然失去了苏联国籍,但我仍是一名苏联诗人。我相信我会归来,诗人永远会归来的,不是他本人归来,就是他的作品归来。”

  1987年,一直没有停止创作的布罗茨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个奖,是否也有着“劳动模范”的意思?后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这样评价已经加入美国国籍的布罗茨基:“俄罗斯诗歌的太阳,是继普希金之后最伟大的俄罗斯诗人。”当年他与父母居住的彼得堡铸造大街24号,也于2015年修复为布罗茨基故居博物馆。

 

  给他的授奖词中,瑞典皇家学院常务秘书斯图尔•艾伦引用了布罗茨基的诗歌:“自由/是你忘记如何拼写暴君姓氏的时候。”布罗茨基在受奖演说的最后说,“从彼德堡到斯德哥尔摩是一段漫长曲折的路程……地理能为诗歌伸张正义”。

  什么路程呢?一段从“社会寄生虫”到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路程。

  2019、10、12傍晚写于方圆垦荒斋

 

  作者简介:

  李木生,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高级编辑。1952年生于山东济宁农村,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从事文学创作,曾出版诗集《翠谷》、传记《布衣孔子》、散文集《乔木森森》等。散文集《午夜的阳光》获山东省首届泰山文艺奖,散文《微山湖上静悄悄》获中国作家协会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散文《唐朝,那朵自由之花》获中国散文协会冰心散文奖,作品入选全国各种选刊、选本、大中小学读本及初、高中试卷。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