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亲情 故事 读书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济宁,济宁(组诗)

2019-10-11 01:38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济宁文学 点击:
分享到:
导读:古槐每一根神经上的每一根红丝带都为雁阵跳起了送别的毛利舞

 

 

一、古槐路上的古槐

 

大概有一万零一条红带子穿过你的灵魂,系成死结

庶民的祈愿吟唱出你的哀容

在风中瑟瑟颤抖,一抖动,就是一个甲子的愁思

时间在你的脚底打旋,风吹过,水流过

渡劫的失败让你溺亡在了无间的时空

一不小心,却成了人间的神祇

“存在即合理,但为什么要存在”

德国哲人的口袋里装着后半句,可是他从不外掏

因此,你只追问体内的黑蚁

从不感冒思想家的紧皱的抬头纹

 

古槐路上有一棵古槐,所以路叫古槐路

先有路还是先有槐,我只能回答

这里是古槐路

这是古槐的古槐路

这是古槐路上的古槐

 

当冷空气推着一字的雁阵掠过,

头雁一低头,砸下一条热烘烘的红丝带

于是古槐每一根神经上的每一根红丝带都为雁阵

跳起了送别的毛利舞。

 

 

二、太白路上的太白

 

就着北中国的月亮饮下南中国的酒

只图一醉方休,事事休

别人醉了打呼噜,你醉了就叨叨

口水打湿了巴蜀的猿啼

催熟了东鲁的稻米

事未休,万古愁

你愁啥?你愁啥?妻儿一直追问

他们不知道,对你,愁是一种姿态和人生观

于是你有了喝酒的理由,如此充分。

 

千古月光有十分,你六东坡四(月亮自己分的)

无数的人喜欢追问,可是没人喜欢被追问。

于是被追问急了的月亮把你当做第一知己

东坡排第二

出剑阁,渡剡溪,醉长安,舞花间

月亮羞赧的回忆着你们之间的好时光

到死也不会说出这个秘密:

蟾宫中有一颗古槐,

槐下有一座太白楼,

楼上站着太白

太白举杯相邀,邀凡间一切共醉之人

很可惜,没人相信

太白住在广寒宫,连四明狂客也在狂笑

 

他们只看到,明皇拥有中年的大唐

却从不相信,太白拥有月亮的一生

于是,那一晚太白醉了,

醉在了太白路上的

太白楼。

 

 

三、青年路上的青年

 

傍晚,青年路阴沉着鼻孔,

灰冷的雪开始落在红灯日渐稀疏的头发上

九八年的桑塔纳气喘如牛,

两只早已失神的眼睛昏昏欲睡,

等待,等待该死的等待

他的一生好像都在等待。

红灯亮了等绿灯,绿灯亮了红灯又来了。

这就是车的一生,像极了车里的人。

 

今天我的桑塔纳很焦躁

为什么排斥等待,人一出生

不就是在等待死亡吗?

手伸出窗外,拍了拍桑塔纳的额头

我相信,桑塔纳会明白我想让他“稍安勿躁”

 

使劲摇着车窗,还有1.5厘米车窗即将闭合。

一张脸长在了车窗上。

这张脸面目全非,根本分不清男女

有人说是火灾让这张脸重度毁容,

有人说这张脸毁于情场的报复

我和这张脸是101次相遇

可我还是惊骇的弹了一下身子,

节奏和桑塔纳的颤抖刚好合拍。

 

摇下车窗塞出去一张苦涩的十元钞

这张脸就又长到了一辆宝马车的窗户上

“滚,吓死老子了,这么丑,还每天都出来”

一串声音溅到了我的耳垂上。

 

于是青年路上的这个青年又走向了另一辆车,

于是他的背影就又映入了红灯的眼帘

红灯闭了眼,在他的脑子里转动着:

这个青年路上的青年到底用这种方式乞讨了多久了?

应该很久很久了,或许比济宁城还要久的多。

红灯的脑子有点疼,闭了眼

于是绿灯亮了。

作者简介:

闫格,原名宋广斌,济宁孔子国际学校高中实验部语文教师。插图作者周文奎。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