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亲情 故事 读书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我的邻居“野驴大爷”

2019-07-14 11:02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孔凡河 点击:
分享到:
导读:一个邋里邋遢蓬头垢面全身脏兮兮的单身老头。

 

  “野驴”大爷,我的邻居,因其性情刚烈难以驾驭而得名。

  他一生孤独,老光棍一个。因为他爹是当年民国时期的保长,后被划为反革命曾到监狱服刑多年。家庭出身的原因,没人愿意嫁给他。他爹出狱后,他也就把气都撒在了他爹的身上,对爹是非打即骂,说他是不孝子,一点儿也不为过。因此,一直以来在我们十里八乡他就没有好名声,也没人愿意理他。

  然而,唯独对我,他从未动过粗鲁,更多的是呵护。

  还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六,大伯父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了!凌晨时刻,在我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里便匆匆回家奔丧!因为单位里有暖气,所以穿的比较单薄,回老家奔丧也没有再添加衣物,但在不太凛冽的寒风里还是冻的有些瑟瑟发抖。

  我和亲戚一边感慨着天气的变化无常时,一边搓手呵气跺脚取暖。

  “孩子,你穿的这么少,一定是很冷吧?”

  一句暖心的话语随着呼呼的北风飘到了我的耳朵里,我被这股暖流击中了,身体感到无比的舒适,柔柔地,暖暖地!自从父亲走了之后,我早已没有这样的感受!

  我转身而视,原来是他!

  老家的斜对门,老邻居,“野驴”大爷!一个邋里邋遢,蓬头垢面,全身脏兮兮的单身老头!

  他远远的站在人群之外,说话时更是唯唯诺诺!我赶紧回答说:“不冷,没事的!”他听到了我答复,似乎变得更加兴奋了起来:“这么冷的天穿的这么少,要不你先穿我的吧!”边说还边解开衣扣,一个膀子已经露出。

  “我不冷,没事的!”我不耐烦的回了一句。话语随着冷空气钻到了他的耳朵里,他似乎感受到了寒意,身子也往后缩了缩,怯怯的不再说话,默默地又穿上衣服,系上了衣扣。

  看着他,我欲言又止,转身继续去做我的事情了。可是他那怯怯的面容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野驴大爷的寥寥数语却勾起了我对父亲回忆,更让我感受到了浓浓的关爱。

  不会忘记,幼年之时,他总会带来好吃的糖果点心,递到我的手里;不会忘记,他总喜欢用他的硬硬的胡子茬扎我的脸;不会忘记,他时时挂在嘴边的那句“不理想,不理想!”

  家人都嫌弃他脏兮兮,不让我吃他给的东西。可我,去从未厌恶过他,他给的食物我都会接过来,开心的吃下,他也开心的看着我,开心的笑。大人们都厌倦他抱我,可却觉得他的怀抱很温暖。

  自从出门上学上班后,只要我回到家,他总会跑到我家院子里和我攀谈一番,说些别人认为的无聊话,而我们却聊得很开心。

  我从未直面喊过“野驴”,因为我觉得他没有野性,有的是温情。

  如今“野驴”大爷也已去世多年,可每当回到家中,站在他家门口,看着他那破败的屋子,我总还会想起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

 

  作者简介:

  新荷一片,原名孔凡河,籍贯曲阜,孔子第七十四代孙,现供职于济宁高新区某学校,是一名普通的语文教师,爱好读书写作,经常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写写自己的感受。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