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散文 读书 母亲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玫瑰花开

2018-06-14 23:16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济宁文学 点击:
分享到:
导读:此次回家,马洪利从汇鑫玫瑰种植园带了几盆玫瑰,我猜想应该是他准备送给妻子的

 

玫瑰花开

  近几年,微信的出现和兴起,让信息传递更加快捷、社交更加便利的同时,也让本已浮躁的我们更加难以沉静。我经常被莫名其妙地拉进形形色色的微信群,但对这些微信群,我要么是过段时间在给足拉人的朋友面子后悄悄退出,要么很少点开观看里面的内容。但是对邻圣明德学会的学习交流群,我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每天都要进去看看。如果有一天不看,内心就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我之所以对邻圣明德学会的学习交流群青眼独加,不仅因为从里面可以看到我很多年轻时朋友的信息,更重要的是每次阅读都能让我有一种“充电”的感觉,用时下流行的话说就是“每次读后都正能量满满”。邻圣明德学会成立于2013年9月,最初是由原兖州煤业党群工作部副部长董庆明和十几位国学爱好者发起成立的。我没有问过“邻圣明德”四字的来源,但深知家乡邹城是“亚圣”孟子的故里,名取“邻圣”当有与亚圣乃至古代先贤为邻、同行以及追随的意思。至于“明德”二字,则应取义于《大学》首句“大学之道,在明明德”。邻圣明德学会成立后,以国学传承和优秀文化传播为己任,经常在周末组织学习、交流活动。2016年董兄外调到内蒙古任职后,我在报社时的同事王辉就义不容辞地扛起学会大旗,使薪火得以相传。

  作为一个纯粹的民间学习团体,在没有经费来源、没有官方支持的背景下,其最终走向萎缩乃至灭亡的命运在当下应是大概率的事情。但邻圣明德学会的发展却大出我的意外:学习活动坚持如初,学会坚持一年学一本书,在完成对“四书”的学习后今年又转入对“五经”的学习,常年举办“邻圣明德国学沙龙”、“邻圣明德国学公益课”等公益活动;人员越来越多,学员如团雪球般越聚越大,目前已有正式会员70多人、学员430多人。马洪利不仅自己是学会的骨干会员,在他的带动下,他的哥哥、侄子、侄媳也先后成为学会会员,“一门四学员”的佳话某种程度上是邻圣明德发展壮大的一个缩影;名气越来越大,《大众日报》、《齐鲁晚报》、山东电视台等分别进行过重头报道,多位学员登上“孟子公开课”、“孟母大讲堂”授课,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中国孟子研究会秘书长梁涛教授应邀担任名誉会长,台湾大学杜保瑞教授、中山大学博士生导师杨海文先生等多位著名专家学者担任学会顾问……

  虽然我加入邻圣明德学会时间较早,但这些年因在外地工作,参加学会的活动并不多。印象中有四次:一次是我加入学会时承蒙董兄、王兄厚爱,学会举办了个欢迎宴会,席间大家谈到国学时无不激情澎湃、眼睛发亮,更让我感到震撼的是聚会结束时大家肃然起立,高声背诵《大学》,当听到慷锵有力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的背诵从十几位学友胸中喷涌而出时,我恍如回到了孩童初学时,充满了敬畏和真挚。第二次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凑巧休假在邹城的我参加了一次学习晚会,先是有同学领学,随后大家对学习内容逐一发言讨论,没有客套,没有文饰,有的只是思想的交流和碰撞,近三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我感觉过得很快。第三次是在点点茶书吧参加和梁涛先生的座谈交流。点点茶书吧是邻圣明德学会会员章媛媛创办的,她在售书的同时更把它办成了学会学习交流的平台和社区公益教育的阵地,到今年五月份仅社区公益课一项就举办了213期,其火爆程度可想而知。那天在聆听梁涛先生授课后,大家争先恐后地就国学学习中的困惑、疑问向梁涛先生请教,直到梁涛先生的助手反复提醒了三、四次“时间不早了”,大家才恋恋不舍地散去。第四次是随邻圣明德参加邹城电视台《孟子大讲堂》的录制,当时一位著名的学者在台上解读《孟子》,大约是准备不足的缘故,那天那位学者发挥的水平确实一般,中间休息的时候两位学员竟然气愤地说:“根本没用心,纯粹糊弄事!”看着他俩气愤的脸色,我油然而生一股敬意。这四次参与学会的活动,虽然是浮光掠影,但学友们慷锵有力的背诵、习以为常的交流碰撞、恋恋不舍的分别、行怒于色的指责,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真切地感受传统国学在他们内心的位置和分量。

  这次回邹城,和原先搞新闻的兄弟们聚会时,王辉邀请我第二天去菏泽定陶黄店镇看望在那里挂职做“省派第一书记”的马洪利,并说有捐书和“经典国学进校园”活动,本来第二天已有其他计划的我听闻后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其实我和马洪利并不熟悉,但在交流了几次后我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因为他不仅心态阳光、说话风趣,更重要的是他骨子里的自强不息让我很欣赏。他最初学历只是技校,毕业后不满足于做一名电工,业余时间参加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自学考试,后来他凭借优秀成绩招聘为矿上的秘书,再后来因能力突出、工作踏实一步步走上了鲍店矿组织科(人力资源科)科长的位置。去年在兖矿集团举行的政工专业人才库选拔中,他又过五关斩六将,从100多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15名入选者之一。马洪利能从一名技校生、电工成长为矿上的“秀才”、中层干部和兖矿集团的后备人才,其付出的心血和汗水可想而知,要知道兖矿集团是一个拥有8万多名员工的现代化煤矿企业。

  去定陶的路上,坐我旁边的王辉给我介绍了许多马洪利做“省派第一书记”的情况,说他干得非常好,发展了“一红(玫瑰)一绿(蔬菜)”两大产业,上马了扶贫车间和针织项目,帮助健全了基层党组织等等,去年被黄店镇评为“先进工作者”,《齐鲁晚报》、山东卫视等媒体都对他先后作过专题报道。我礼貌地听着,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其实内心并不以为然——也许做记者的经历,使我对当下动不动就做宣传报道的人物自然地怀着一股警惕。

  见到马洪利,发现他豪爽开朗的性格一如往昔,只是肤色变黑了许多,不用说,这是他在农村帮扶留下的印痕。“我帮扶的邵集村是黄店镇比较大的村,共有4个自然村、 2183人,其中贫困户48户、贫困人口148人。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和广大党员群众聚力扶贫攻坚,先后改造危房3户,办理小额扶贫贷款20户,培训致富能手10名,新上扶贫车间和针织项目,安置就业33人;新上高端经济果林,种植蟠桃8000株;翻铺硬化村庄道路4公里,翻修下水道2公里,建成景观桥2座;新打机井20眼,实现高压电“井井通”;刚刚完成路肩充填4000米,种植海棠树3047棵;目前正在协调建设休闲广场和新大队部……”刚一上我们的大车,马洪利来不及坐下,就滔滔不绝地向我们介绍起情况。听着一串串的数字如数家珍般从他嘴里蹦出,看着他熠熠发亮的如同火焰在里面跳动的双眼,不由得不让人相信这是一个激情四射、全身心投入他目前事业的人。

  在马洪利的陪伴下,我们学会一行18人进学校、到村委、看路桥、入花棚、进菜室……一一走过他日常工作生活的地方。听马洪利介绍,为全面掌握贫困户情况,他在最短的时间内走访了所有的贫困户;为借鉴扶贫的经验,他先后到湖北、浙江、寿光、青州临沭等地学习取经;为寻求扶贫的突破口,他先后撰写了《异地扶贫的探索和实践》、《贫困群众思想误区及解决对策》等文章进行深入思考……随着了解的深入,我渐渐地由审视变为关切,内心暗暗为马洪利点赞——他不仅有激情有干劲,更难得的是有思想、有方法,是一个脚踏实地而又立足长远、真心实意为群众脱贫殚精竭虑的人: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马洪利帮助脱贫不满足于暂时的脱贫,更着眼于贫困户的致富技能提升。他不仅带领村致富骨干到山东农业大学学习,而且邀请山东农业大学教授来邵集村指导大棚蔬菜种植,提升农民科学种植技巧,保障村民蔬菜增收高产。

  扶贫先富“脑”。今年2月8日,邵集村隆重举办了道德模范表彰大会,表彰了村里的22名道德模范,通过好媳妇、好婆婆、孝老爱亲、爱岗敬业、助人为乐、诚实守信奖等奖项,动员村民学习身边榜样,传承楷模精神,在潜移默化中注重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和个人品德修养,努力成为精神的“富裕户”;

  扶贫先从孩子教育抓起。他先后为学校全体学生赠送文具盒,为老师赠送节日礼品,组织为邵集村小学捐赠图书2600余册、足球90个、乒乓球拍6幅,联系开展“经典国学”进校园活动,出资填平硬化学校门前的大沟,便于家长接送学生……

  从致富技能、思想意识、教育培训这些方面来抓扶贫,可以说是投入大、见效慢、出力未必见好,但正是这些“拙”、“诚”功夫,让我看到了马洪利的可贵可敬之处。

  孟子无疑是家乡人的骄傲,一个明显的标志就是即使家乡人在起名时也常常自觉不自觉地愿与其关联。例如我在邹城的房子就位于择邻路依圣苑小区内,择邻路来源于“孟母三迁择邻而居”的典故,至于“依圣苑”大抵就是依偎、靠近亚圣的小区的意思。

  但是,孟子的世界是一个复杂多变的世界,孟子的思想也芜杂而多样,今天我们向孟子学习,最应该学习他的什么?这是我长期苦苦思索但不得知的一个问题,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杨海文先生的《孟子的世界》一书,这本书有一个副标题——“我养吾浩然之气”。阅读这本书后让我有醍醐灌顶之感。是的,孟子的世界尽管是斑驳多样的,但有一以贯之的主线,那就是“我养吾浩然之气”。孟子的浩然之气是由坚定的道义信念支撑起来意志和气节,它“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至于这种道义的信念,显然是在先天“性善”的基础上,经由长期自觉的道德履践,并达到高尚道德境界而自然形成的。

  那天的午宴马洪利安排在黄店镇的一个生态园,刚开吃没多久,上周在《书法报》社举办的“第五届全国教师现场书法创评”获二等奖的中国书协会员张明星便说:“如果邵集村小学成立书法业余小组,我愿意义务来当辅导老师。”“其实邵集村小学可以成立个心理咨询服务小组,我愿意过来做心理咨询服务,今天早上在学校里我就遇到一起心理咨询问题……”有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的赵海燕说。兴隆庄矿的教师曹梅说:“我做了28年的小学老师,应该说经验比较丰富,如果有可能我不仅愿意义务来给孩子们授课,还愿意和邵集村小学的老师进行交流”……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争先恐后,硬生生将一场老友聚会吃成了帮扶工作的“诸葛亮会”。

  在黄店镇的整个交流过程中,马洪利都是激情四射、一派阳光,但是他的内心世界究竟如何?有没有过低落和消沉?看到我们的大车有空余座位,马洪利便决定和我们一道从定陶回邹城,准备和家人一起过个周末。回来的路上,我忍不住问了他一个问题:你在帮扶中有没有什么特别伤心、难过的事情?沉默了半晌,马洪利终于打开了话匣子,“为了加快实施扶贫项目,我修下水道的招标先后打了5次报告,每次有关部门都能找出一个问题让你重新打,从不一次全面告诉你所有的问题”、“为帮助村里建扶贫车间、新大队部,我去年在征地、建设等环节受了不少难为,没想到一牵扯到村民个人利益,他不仅不来帮忙还反而高价问你要钱”……尽管是倾诉,但没有抱怨,相反,我听到了悲悯。听着马洪利的故事,我依稀看到了那个在诸侯国之间往返奔波一心推崇“王道”却屡屡被拒心身俱疲的乡贤,他虽然颠沛流离、满腹惆帐但始终是胸揣热火,在视人命如草芥的乱世他仍然高呼“民为贵,君为轻”,以浩然之气不合时宜地向这个世界传递着光和热。其实想一想,不仅马洪利,包括董庆明、王辉、章媛媛、张明星、孙鲁娟、曹梅……这些邻圣明德学会的学员们,哪一个不是在这浮躁、功利的社会里以一己之力向外界传递着光和热呢?

  没来黄店镇之前,我不知道该地种植玫瑰的历史可以上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其生产的大花玫瑰以其花大、色艳、味浓位列国内三大玫瑰之一,黄店镇也因此被国家有关部门授予“中国玫瑰第一镇”的美誉,更不知道素有“花中皇后”之称的玫瑰其实对生存环境要求并不高,它不仅耐寒,而且耐旱。在黄店的玫瑰花海之中,我看到了6个冬暖式智能高端连栋温室大棚。马洪利告诉我这是他和几个省派“第一书记”用3个村160万元的省专项产业扶贫基金、整合带动社会资金400多万元组建的汇鑫玫瑰种植专业合作社,“以前由于没有玫瑰深加工能力,玫瑰集中上市时再好的玫瑰花也只卖三五块钱一斤,经济效益极为一般。我们通过组建汇鑫玫瑰种植专业合作社,在全镇范围内选聘过硬的项目带头人,引进4个国家86个玫瑰新品种,建设打造长江以北我国最大的玫瑰鲜切花生产和集散中心该项目,将彻底改变以前‘玫瑰按斤卖’的怪状,极大提高玫瑰种植效益。其中,每年固定按投资13%分红,全部用于三个村贫困户精准脱贫。”听了马洪利的介绍,我不禁叫好连连,“这个方案既为贫困户提供了稳定的经济收益来源,又帮助镇政府解决了资金缺乏做不大玫瑰鲜切花项目规模的问题,真可谓一箭双雕!”我由衷地赞叹道。

  马洪利的妻子也同在鲍店矿工作,是一名学校教师,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去年他离开家乡投身扶贫时是2月14日,“那天正好是情人节,我记得很清楚”,至今说起来,马洪利的语气里不无遗憾。此次回家,马洪利从汇鑫玫瑰种植园带了几盆玫瑰,我猜想应该是他准备送给妻子的,这几盆象征着爱情并且包含了自己心血、浓缩了自己劳动成果的玫瑰,无疑是送给妻子的最好礼物。

  这几盆玫瑰,有的已经绽放,有的还在含苞待开,虽然都非常瘦弱,但无一不生机盎然。随着车的颠簸,这几盆玫瑰也在摇晃不停,看着这几盆摇曳生姿的玫瑰,我不由地想到了冰心老人的那句话“成功的花儿,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却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作者简介:

  来静思,1972年生于山东邹城,现在北京某央企工作。长期从事文字工作,有近千篇作品在省部级以上媒体发表,出版《塔尖起舞》、《行走在新闻边缘》两书。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