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亲情 故事 读书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记忆2017(摘录)

2018-02-08 11:25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李木生 点击:
分享到:
导读:用日记的形式记下自己认为有意思的事情,用这种方式留下已逝的时空。

   按语: 四万四千多字的《记忆2017》今晚结束,如释负重。从《记忆2014》开始,已经连续四年写下《记忆》,裒敛起来也有十六七万字了。这是自己给自己的一项要求:用日记的形式记下自己认为有意思的事情(每年的日记都有六七十万字的样子),再在每年的年尾年头以记录与感悟的形式写下《记忆》,创下这样一种不伦不类的文体,主要是用这种方式,留下已逝的时空。摘出《记忆2017》的一部分露个面,也为朋友们送上新春的祝福!

 

记忆2017

壹月

  15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1996年至2015年,被告人奚晓明利用担任最高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副庭长、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副院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案件处理、公司上市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家人非法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4596934亿元。依法应以受贿罪追究奚晓明的刑事责任。

  感言:这一亿元,该有多少冤案与冤案之下无处诉告的血与泪?这一亿元,是公然的钱大于法、权大于法;这一亿元,又有多少冠冕堂皇之下的黑白颠倒与振振有词之下的藏垢纳污?

  21日:美国特郎普总统发表就职演说,其中说到:“今天,我们不只是将权力由一任总统交接到下一任总统,由一个政党交接给另一政党。今天我们是将权力由华盛顿交接到了人民的手中,即你们的手中。长久以来,华盛顿的一小群人攫取了利益果实,代价却要由人民来承受。华盛顿欣欣向荣,人民却没有分享到财富。政客们塞满了腰包,工作机会却越来越少,无数工厂关门。”

  感言:可恶的资本主义。可恶的美帝国主义。“长久以来,华盛顿的一小群人攫取了利益果实,代价却要由人民来承受。华盛顿欣欣向荣,人民却没有分享到财富。政客们塞满了腰包,工作机会却越来越少,无数工厂关门”,狡猾的川普,你在指桑骂槐吗?

贰月

  10日:16时17分,被告人王林因患ANCA相关性血管炎、自身免疫性周围神经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在医院死亡。王朔直言:王林扒下了中国精英最后一条内裤;胡赛萌说“王林是中国精英社会最黑暗的一个隐喻”。

  感言:一个骗子,周围竟能菌集赵薇、陈坤、朱军、马云、铁道部长刘志军、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等一大群有头有脸的人物。滑稽得比相声还逗,竟也能正剧一般上演,真是社会的一个缩影。疯了,一本正经地疯了。王林与赫列斯达可夫在本质上有着相似之处,俄国,果戈里,《钦差大臣》,十九世纪;中国,王林,达官贵人与精英,二十一世纪。

叁月

  6日:《财经》记者、原《凤凰周刊》主笔袁凌, 在北京的某个地摊上,碰见一本特别的书:《齐奥塞斯库选集1974-1980》。人民出版社1981年12月出版,定价2.55元,原为人民大学图书馆藏书,盖有藏书公章。附带的借书卡显示,有一位国政系学生曾经在1985年借阅过,我花5块钱买了下来。全书的第一页以鼓掌始,末页以鼓掌终,586页的篇幅中,95%以上的页码是有鼓掌记录的,而且基本是多次鼓掌或热烈鼓掌。根据笔者统计,全书共记录鼓掌800次。仅用于记录鼓掌和欢呼的字数,已经达到上万字,占全书篇幅的近3%。在罗马尼亚共产党十大和十一大工作报告讲话的结尾,共有六个自然段落,全部讲话字数连同标点共243字,六次热烈鼓掌,平均齐奥塞斯库每讲不到40个字就要接受一次掌声和欢呼。以人的语速每秒4字计算,齐氏每讲话10秒钟就要被热烈的掌声打断一次。

  感言:那些手掌,没有一只是假的。可是他们的心呢?后来将这个齐奥塞斯库抓住枪毙的,也是这些手、愤怒的手。有时,掌声让人忘乎所以;而心,则让人心惊肉跳。

肆月

  20日:中纪委机关报:有贪官喝年份茅台一次喝掉30万元。

  感言:天方夜谭一般,竟能司空见惯。这些人,挥霍无度到前无古人,与自我标榜到前无古人竟成正比。

  25日:又一次创造了世界纪录,只不过这一次是因为集体论文造假。近日,著名出版商施普林格(Springer)史无前例地决定撤稿《肿瘤生物学》杂志的107篇造假论文,这些论文发表于2012年到2016年之间,全部来自中国学者之手。我们深知,在中国论文造假的成本有多么低廉。即使一个中国学者被发现造假,他面临的也可能仅仅是“收回研究经费”这样的处罚,而在欧美日韩各国,造假者将可能因欺诈、挪用公款而坐牢,以及被取消教授职位和学位。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中国科协在得知造假丑闻后,不反思中国学术界有多么乌烟瘴气,不调查、处理造假者,反而指责出版商施普林格“审核把关不严格”、“理应承担责任”。我们找到了107篇造假论文,并将全部524名涉嫌造假的中国学者姓名、供职机构以及所在科室公之于众。这将是迄今为止最完整的论文造假中文名单,你不仅能看到协和医学院、复旦大学、浙江大学、武汉大学等名校身影,也能看到那些白天在医院里治病救人、暗地里干着论文造假勾当的道貌岸然的医生——说不定,你还曾在他那儿看过病。

  感言:大面积、高层次地公然做假,而且是中国一流的高等教育基地。香港中文大学前身之一的新亚书院,有二十四条学规,是钱穆先生撰写,第一条便是:“求学与做人,贵能齐头并进,更贵能融通合一。”第二条即:“做人的最高基础在求学,求学的最高旨趣在做人。”世界在前进,人类在进步,社会在发展,钱先生写下这些大学学规的时候,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六十多年过去,做假如果成为社会的普遍现象,那可真是发生了根本性的问题。董乐山在翻译《一九八四》的序言里,曾经感慨“我们不得不惊叹奥威尔的政治洞察力和艺术想象力是何等高超”。但是奥威尔,如果看到这样一份做假的长长的名单,对于自己的“洞察与想象”,他是否会产生一种“自愧弗如”的感觉?

伍月

  6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对朝鲜官媒朝中社点名恶毒攻击中国的文章进行反驳。谈到朝鲜战争,人民日报这样写道:“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统一半岛,半岛怎么会爆发战争?中国卷入其中,付出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引发了中美长达20年的对抗,甚至使两岸问题搁置至今,中国承担了朝鲜当年‘任性’与妄动的大部分成本。”

  感言:几十万生命,二十年对抗,两岸问题搁置——可谓件件点到穴位,金家当然是罪魁。但是,“抗美援朝”却是中国一方的历史,另一条线的历史。这是一场什么性质的战争?中国参战的理由何在?中国到底牺牲了多少生命?战俘们的命运到底如何?具体到每一个生命的命运及其家庭的命运又是如何?但是,战争的真相至今已然还在云里雾里。知道真相,不仅是国民的权利,更是对于几十万亡魂的认真的态度。

陆月

  14日:北京时间6月14日,据NBC体育报道,金州勇士队夺冠之后,他们在球队内部一致决定下赛季将拒绝前往白宫接受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的会见。

  感言:一直以为NBC球员很牛,舍我其谁的气势,天下第一的张扬,不屈不挠的战斗等。想不到他们球场外依然很牛,与国家总统平起平座,可友好,也可对抗,不知这算是一个干净利落地抢断还是一次泰山压顶地盖帽?

  22日:据环球时报【从朝鲜获释美大学生死亡特朗普:至少我们把他接回了家】本月13日,被朝鲜关押17个月的22岁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被释放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并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大学医疗中心接受治疗。美国当地时间19日下午,奥托·瓦姆比尔的家人宣布:儿子瓦姆比尔死亡。当天,在与美国技术委员会的会议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做出了回应,特朗普称,“奥托·瓦姆比尔在朝鲜呆了一年半时间,期间发生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至少我们最后把他接回了家”,并严厉谴责朝鲜是“一个残暴的军事政权”。2016年3月16日,美国弗吉尼亚大学21岁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在朝鲜首都平壤一法院内以“阴谋颠覆国家罪”被判处15年劳动教养。在法庭上,瓦姆比尔当庭大哭,称自己“犯下了人生最大的一个错误”,并哭着向朝鲜法庭请求“看在我家人的份上,宽恕我吧”。据新华社3月16日报道,朝鲜最高法院16日以阴谋颠覆国家罪判处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15年劳动教养。今年1月,朝鲜有关部门通报,朝鲜逮捕了美 国弗吉尼亚大学学生瓦姆•比尔•奥托•弗雷德里克。通报称,他受美国政府纵容和指使,以瓦解朝鲜团结的基础为目的,以旅游名义进入朝鲜境内,在进行反朝敌 对活动时被捕。朝中社报道称,瓦姆•比尔于元旦日“在平壤羊角岛国际饭店职工区摘掉了激发朝鲜人民对自己制度热爱的政治标语”。瓦姆•比尔在审判过程中则声泪俱下地认罪,希望可以从轻处罚。瓦姆•比尔是弗吉尼亚大学大三学生,主修经济学,辅修全球可持续性,来自辛辛那提。瓦姆•比尔的一名同学表示,瓦姆•比尔是一名优等生,获得了该校筛选严格的埃科尔斯奖学金(Echols Scholars Program),也是西塔•西(Theta Chi)兄弟会的成员。

  感言:想拿走一个标语而被捕。一个活生生的大学生,一个健康快乐的青年,落入地狱里,被捕十七个月就成为植物人以至死亡。这就是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朝鲜发生的事情。“人们的苦痛是不容易相通的。因为不易相通,杀人者便以杀人为唯一要道,甚至于还当作快乐”,这是鲁迅先生于1926年3月30在《死地》一文中写下的话,“三一八”惨案刚过去不久,先生心沉如死。文中,鲁迅还提到了罗曼·罗兰的《爱与死的搏斗》,说加尔他们“不愿意杀库尔跋齐,因为共和国不喜欢在臂膊上抱着他的死尸”,太沉重,会将一个民族与国家压垮。鲁迅的预言还没有实现,但历史总归会朝着必然的方向走,背负着无数无辜者尸体的国度,怎会有光明的未来?况且,朝鲜的百姓也在水深火热里。

柒月

  22日:《做人,做学问—— 一个美国教授写给被开除的中国留学生的信》 本文作者是一位来自美国的哲学教授。她现在是美国C大的终身教授,曾任美国哲学协会“亚洲哲学和亚洲哲学家委员会”委员。作者所在大学开除了一位来自中国的研究生,而作者本人正是这位研究生的导师。

  XX同学:

  接到你要求“保留学籍”的上诉被研究生院董事会驳回的消息,我想告诉你:这是你的失败,也是我的失败。你很难过,我也很难过。一个教授,一辈子培养不了多少研究生。你祟拜的Y教授,刚去世,他一辈子也就培养了九个“东西方比较哲学”的研究生。我创建的C大“东西方比较研究”,从第一个研究生到最后一个研究生,一共十一个。你是第十一个。现在,第十一没有了。因为项目停了,以后也不会再有。在美国,或在C大,遍地都是西方文化,加开一点中国文化研究项目,很不容易,全是教授自愿作出的无偿贡献。所有的研究生,都是教授的作品。我用同一个标准要求所有的研究生,我希望每一个作品都是杰出作品。你被取消学籍,第十一个作品报废。你没达到标准,是我和你的共同失败。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跟你绕过弯子,也没有改变过对你的要求。你失败的原因,有些是你自己的责任,有些是那些把你教成这种样子的教育模式和社会环境的责任,有些是我的责任。

  先讲我的责任。我的责任是:我不应该录取你。因为你想要的东西,我无法给你。

  你想要的是到美国来见识一圈,和教授搞好关系,使一些点子,让教授按着你的设计,给你一些作业,你轻轻松松得到一个学位;再靠这个学位,说自己成为学者了,然后在中国或美国找个挣钱多又体面的工作。你说你将来想在大学当教授,你还对我说过不止一次,你必须得到这个学位。我懂这个学位对你的重要性。

  但是,我能教给你的,是做人和做学问的基本原则,让你成为一个尊重知识、热爱真理的人。在学术领域,你必须不为任何利益撒谎,只说真话,且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任;你必须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去寻找未知,没有捷径可走;你还必须知道自己的局限和无知,把你个人的角度和判断低低地放在“公正”之下,这样,你才能开始做学问。要想从我这里得到学位,你必须达到这些标准,我不卖学位。我的知识可以无偿贡献给愿意跟着我一起寻找真理的学生,但不做交易。

  因为你本科成绩不好,我亲自在北京对你面试后,才决定录取你。录取你,是我拍的板。当时,我对你的判断是:人很聪敏。但是,那是一个错误判断,因为那个错误判断,我得分担你失败的责任。现在,我对你的评价是:你不聪敏,你没有一点儿做学问的人所必需的聪敏。这种聪敏就是苏格拉底说的“我知道我的无知”。

  你一进校的时候,就认为在美国上大学很容易,你知道怎么能玩得转。你不停地显出你什么都懂;参加讨论,不懂的事,你也常常不懂装懂,胡说一通。上课,你原著不读,必读书不买,看一些网上第三手的书评、简介,就敢宣称:书读完,懂了。就敢狂加评论。你有种种理由认为你是对的,所以,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宣称,你懂了,你比同学教授都懂得快。你有你的机巧。但你的读书“机巧”我完全不看好,那是做生意的机巧,不是做学问的技术。我对你的判断是,在我的前三门课上,我要求的必读书,你不是没读,就是没读懂。你真正开始认真读的一本书,是我的第四门课“比较逻辑”上的《逻辑》。这本书,目前,你读懂了60%。这是你的进步。

  我想告诉你:你这种很坏的学习方法,至少得为你的三个“C”和两个“I”,负一半责任。

  因为你学识基础很差,你得弥补这个致命缺陷,才能去做学问。学识基础差并不要紧,你从基础开始好好补,是能赶上去的。但是,你却用了一些奇怪的、与学者品格不相容的方法来掩饰你的致命弱点。第一个例子,你刚来的时候,和我谈话,动不动就扯出一些社会“名人”,这个,那个,你跟他们都认识。你说的这些“名人”,我半个也不认识,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些人的名字夹在你和我的谈话中。我也不想认识这些社会“名人”。如果他们有成就,我为他们高兴,但是,他们与你我都无关。你要做学问,好好跟我学,不必去追啥社会“名人”。学术不是社交,不是出名,是坐冷板凳。你做学问的目的,必须是对真理的热爱和对未知的好奇心。名不名与学者无关,得奖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对学者来说,做学问本身,就是乐趣所在。想用社会“名人”来衬托你自己的地位,你要么是骗人,要么是骗自己,都是想掩饰你先天的不足,没有自信心。如果你不想用你自己的人格魅力赢得他人的信任,你也不能做学问。

  再一个例子,就是你在XXX课上的抄袭问题。你可以跟我解释,从网上复制了东西,贴下来当作业交给我,不叫“抄袭”,是我“误解”了。事实上,我也没真报告你抄袭。你也用不着解释来解释去,说你不是存心要抄袭,怪我不理解。我理解或是不理解,其实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一,我没有报告这事件;二,不管我“误解”不“误解”,事实是你交来的作业,7%以上绝对与网上他人的东西一样,这就叫“抄袭”(按C大校规定义,7%以上雷同就叫“抄袭”)。这件事,是我坚决反对你想找捷径、借以掩盖你的基础差和没有治学能力的缺陷的开始。我就此警觉并反对你的走捷径,一直和你对抗到上周的最后一次考试。

  对你第一次“抄袭”这事本身,我只希望你说一句话:“对不起,我再不这样做了。”然而,我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报怨:为什么我不理解你的解释——那不是“抄袭”。我没有报告你抄袭,甚至都没有取消你的奖学金,这是我所能做到的对你的最大保护,是给你改正机会。但,你要我接受“那不是抄袭”,这是你在指鹿为马,还公然要求你的教授跟着你一起自己骗自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可以赖掉一个错误,我可以不追究,但你同时也失掉了我对你的信任。如果,你还想做学问,你永远要有能力和勇气认识和承担自己的错误,不然,你不能做学问。

  你自己要承担的责任,还包括你的人格分裂。这一点,不能全怪你,人格分裂是畸形教育的结果,这也是我最后要讲的你的社会背景的责任。你是我见过的最自相矛盾的学生。当我想到你的社会背景,我对你的人格分裂抱有同情。但是,我还得指出,这是病态。你应该尽快找心理学家帮助,治好这个毛病。做学问的人,必须里外一致,言行一致。

  感言:这封信虽然是个人性的,却又是重大的,因为它直接触及到了中美两国教育制度的根本之点上。两种大的社会背景造就了两种不同的人与不同教育观念。留学生的被开除,既是他自己的人生悲剧,又是社会的悲剧。“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水土不服,在“淮南”如鱼得水的骄子,到了“淮北”竟然成为次品赝品,能不深思?

捌月

  6日:海外网8月6日电 当地时间周六(5日)上午,两名中国游客因在德国国民议会大厦门口行纳粹礼而遭德国警方逮捕,面临“使用非法组织符号”的指控,两人在分别缴纳500欧元(约4000人民币)的保释金后被释放。据了解,德国“对仇恨言论及与希特勒和纳粹相关的标志符号有着严格的法律约束”,情节严重者将被判处3年刑罚。

  感言:这两个中国公民年龄分别为36岁和49岁,都没有经历过我国的文化X大革命,也许不知道文革时广泛的“纳粹”行动。他们更不会知道,德国“对仇恨言论及与希特勒和纳粹相关的标志符号有着严格的法律约束”,情节严重者将被判处3年刑罚。纳粹已成人类公敌,我们的文革还在被讳莫如深保护着,听说我们义务教育教科书的中国历史的八年级下册第七课“‘文化大X革命’十年”,已经去掉,换成了“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多少年我们在日本修改教科书一事上坚持正确的历史观。反过头来,对我们的青年与孩子,却用大人的心计遮蔽他们的眼睛与心灵。怕什么呢?能够正视自己错误、并愿意改正,这才是真正的自信。

玖月

  9日:中纪委首度披露“五假副部”现形始末: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岳三猛)众所周知,因年龄、入党材料、工作经历、学历、家庭情况等全面造假,司法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卢恩光被称为“五假副部”。王岐山在《人民日报》撰文谈到,“通过严肃认真核查干部档案”发现卢恩光造假,“1990年的入党志愿书中,竟写了学习邓小平同志1992年南巡讲话的体会”。

  感言:全面造假,一路通行,成就“五假副部”,真是千古奇观。有比物质层面的造假更加触目惊心的,是精神层面的造假。假话空言,大行其道;心想黑而说白;心里已经不是怀疑而是不信,却越发地信誓旦旦、言之凿凿。

拾月

  17日:北京时间10月17日,据《今日美国》报道,近日有4名美军士兵死于伏击,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但没给阵亡将士家属通电话,还撒谎称这是历届美国总统的一贯做法。这令格雷格-波波维奇大为光火,他怒斥特朗普是“没有灵魂的懦夫”。

  感言:波波维奇是美国NBA名帅也是大家尊重的马刺队的老帅,平时很有修养,但也有脾气。“怒斥”总统,不,是怒骂,“没有灵魂的懦夫”可是很难听的骂人话。骂完当然没事,总统一定会看到,看到也没事,谁叫总统做的事没有人味?其实骂错了也没事,谁叫你是总统?

十一月

  18日:求是杂志:中国才是世界当今最大的民主国家西方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贴上“非民主”的标签,贬低甚至妖魔化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与发展成就。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中国正在稳步迈向人民民主的新境界。经过60多年的努力探索与实践,中国在民主政治建设的多个方面都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是维护人民根本利益的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民主,正不断彰显着真实性、有效性、优越性。

  感言:民主与否,冷暖自知。我倒想起三个人比谁的老婆最瘦。阿呆:“我老婆围巾能当衣服穿。”阿瓜不服:“我老婆洗澡不小心能掉进下水道。”小明慢条斯理:“我老婆吞颗杏仁,别人都以为她怀孕了。”

十二月

  9日:国足2-2战平韩国之后,很多球迷都认为“恐韩症”一词可以不用再提。赛后,郝海东发微博称,队员从来没恐过韩。郝海东 :我们队员从来没恐过韩,恐韩的是媒体、是体制、是一帮贪官污吏。

  感言:果然是“郝大炮”,一气提出了三个问题:媒体、体制、一帮贪官污吏,不知他是快人快语,还是深思熟虑。其实,老郝的并列并不太科学,媒体与一帮贪官污吏,都是体制上结的两个瓜。

作者简介:

李木生,山东省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孔子基金会讲师团成员。写过300万字的散文与300多首诗,所写散文百余篇次入选各种选本,曾获冰心散文奖,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首届泰山文艺奖等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