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亲情 故事 读书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古槐

2017-12-20 00:01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张春彦 点击:
分享到:
导读:它只是一棵平平常常的树,在艰难中熬过了轮回的碾压、经历了风雨的洗礼,孑然一身的挺了下来,于是拥有了深刻的内涵,无穷的意向。

   

 

  念的古籍多了,难免会怀旧,怀旧的表现是喜欢从身边的事物里找出洗尽铅华的东西。

  生活居住的这座城旧时被称作小苏州,大概是说那时它的水多、景美、树绿、花香、人也妖娆,如同江南一样的软语绵绵,如同江南一样的杨柳依依,如同江南一样的明媚亮丽。李太白当年在此时也曾描述到:水作青龙盘石堤,桃花夹岸鲁门西。若教月下乘舟去,何啻风流到剡溪?

  那时的景色如今难以寻觅。树仍长着绿的黄的红的叶,可河水不再清澈,没有了“河分洸水碧”的雅致;街道平整了,却遗失了当初青石铺地、杨花柳絮飞坠的妩媚;楼长高了,却难见了当年的“危楼舍酒星”太白遗风,更看不见峄山的青翠、太白楼前的桃红。还好,还有一棵古槐在,唐代的。

  古槐原来没有名字,但留下不少的传说。据说当年尉迟敬德在这里拴马驻足观看过;据说文成公主小时候在这里玩耍过;据说因为年老成精也化为佳人与翩翩公子上演过风花雪月。现今,因它位居古渔山南面而被命名为“山阳古槐”。古槐曾经枯萎过,后来又发出了新枝;近年的一次雷击让新枝折断,它又顽强的从根部重新长出枝干,静静的绽放生命的张力。岁月轮回、风催雷击没有碾碎它的生命,它依然在繁华的闹市区高傲的耸立着,苍劲、娇媚,如同一幅雕塑,与身边拔地而起的高楼相对,生机勃勃,寂寂无言。每每经过,有许多像我一样的人总会关注它是否依然吐绿傲物,是否依然风摆婆娑,是否依然英姿飒爽。

  引起人们关注的,还有拴在它身上的一块块红绸布。这一抹红,绚烂艳丽,默默中展示着什么。是展示人们的祈盼吗?祈盼家人的平安康宁,祈盼年景的风调雨顺,祈盼开门红似的事遂人愿,祈盼人生的和和美美,祈盼家国的繁荣富强......祈盼多了,时间久了,那内在的东西,也就凝固了,凝固为一种仪式,一种渴望,渴望可以完成依靠个人力量无法实现的愿望,渴望获得一种超越寻常的满足。时间久了,那内在的东西,也就沉淀了,沉淀为一种信仰,一种依恋,一种思维与行动的步调一致,沉淀为“要问家在哪里住,山西洪洞大槐树”的民族的集体记忆。

  当初它只是一棵平平常常的树,在艰难中熬过了轮回的碾压、经历了风雨的洗礼,孑然一身的挺了下来,于是拥有了深刻的内涵,无穷的意向。所以有古槐的这条路叫古槐路。尽管路上现在更多的是樱花,尽管在阳光灿烂的春日里樱花开的如同绯红色的轻云。

 

  作者简介:

  张春彦,1976年生,上世纪九十年代毕业于山东大学汉语言文学系,喜欢读书、游历,经常有涂鸦之作,偶见铅字。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