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故事 作家 亲情 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不能忽略的思想者

2017-11-18 17:15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王海青 点击:
分享到:
导读:为真理而斗争是人生最大的乐趣。

 

 

  有些人是不应该被我们忽略的。忽略了他们,人类的历史就不完整,就失去了真实。我们需要知道的是一个完整的真实的历史,而不是一个被阉割,被粉饰的历史。历史上就有很多人,现实中也有很多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抑或为了一个组织、集团的利益,不惜篡改历史。删去不利于自己的言论或事迹,掩藏起不利于自己的真相与事实。这些人们往往是权势者,他们借助手中强大的力量编造撰写他们的历史,鸟语花香,歌舞升平。把自己的龌龊与血腥,卑鄙与阴险隐藏的滴水不漏。很多时候,做坏事,还打着正义的美名。这类人有自己的座右铭,顺者昌,逆者亡。多少老实本分的人们,慑于其淫威,而屈服。只能顺从权势者,为权势者所奴役。不敢发出自己质疑的声音,不敢维护自己的权益。

  但有些人,数量少,却不容忽视。没有他们,整个昏暗的时代,就没有光彩。没有他们,就没有人的尊严。他们是思想界的异端。他们有着异于权势者的思想。不人云亦云,不轻易相信。什么事都得歪着脑袋想一想。不随波逐流,信念坚定。敢于说真话,揭示真相。这样一股清流,必定为主流所不能容忍,必欲除之而后快。权势者的权威怎能容许个体独特的言说?在权势者那里,任何一种新的见解、认知,都会动摇稳定的大一统局面。都会威胁到它的地位。遏制新见解,深认知的传播,成为权势者惯用的手段。权势者多么希望普通的民众永不开窍,自己的江山将会稳固万年。

 

  我有时就想到那个捍卫真理的布鲁诺。他支持哥白尼的日心说,发展了“宇宙无限说”,引起了教会的仇视,最终被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何其悲壮。他的话至今还让人心里激情澎湃,一片火热。他说:“高加索的冰川,也不会冷却我心头的火焰,即使像塞尔维特那样被烧死也不反悔。”他还说:“为真理而斗争是人生最大的乐趣。”在临刑前,他向围观的人们庄严地宣布:“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即将来临,真理终将战胜邪恶!”最后,他高呼“火,不能征服我,未来的世界会了解我,会知道我的价值。”这些都显示了一个思想者的伟大品格。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棵会思考的芦苇,人的可贵之处在于人有思想,人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言说自己的思想,坚持自己的思想,不屈服于外部的胁迫,才是一个有尊严的人,才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

  在我们生活的大地上,也曾出现过一些真正的思想者,比如那个写《出身论》的遇罗克。他就激烈批判过当时一直是控制社会主导思想的血统主义,亦称血统论(“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提倡民主和人权。却被当成政治犯,执行枪决。时间恍惚了。国别不同,地点不同,时间不同,思想者的不幸多么相同。人类的进步在哪里呢?我不得不怀疑,人类有着相同的丑恶的基因,代代相传。没有容纳不同思想胸襟,甚至把思想的表达上升到你死我活的斗争。消灭人的肉体,恰恰是那些精神恐惧的人们的卑劣行为。必为天下后世所唾弃。

 

  还有那个写过《普鲁米修斯受难之日》的林昭。她就对上纲上线批评《是时候了》,提出了自己的思考:“我料到一旦说话也就会遭到像今晚这样的讨伐!我一直觉得组织性与良心在矛盾着?”人能扔掉良心吗?没有良心,还是人吗?说真话,人才能成为真正的人。做了坏事,有羞愧之心,才能称之为人。人之所以为人,并在于外表的模样,而在于有良心。这只是林昭的事迹之一。在一批北大人相继入狱,全国景象一片肃杀的情况下,思想者的林昭竟不可自已地按着自己的良心走了下去。因《星火》事件被捕后,林昭仍然坚持抗争。难友们以为林昭是以卵击石,她说:“我相信成千上万个鸡蛋去撞击,这顽石最终会被击碎的!”林昭是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一个真正为理想而献身的战士。如果没有她,那段历史就没有一点亮光。最让人痛心的是,林昭被执行枪决后,公安人员居然到林昭的母亲家,索取5分钱子弹费。这是现实。伤口上撒盐,雪上加霜,人味荡然无存。

 

  我也常想到那个寻找家园的人。他的一生就是一部受难的悲剧。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只因他是个思想者。不与主流同流,坚持独立的自己。一篇《论美》就是咬破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雄踞话语权力黑幕的一点星光,足以让黑暗颤抖,并使出浑身解数给予打击。“右派”的大帽子压死了多少生命。恶劣的大环境,不适宜有思想的树木的成长。高尔泰是一颗顽强的种子,因美学受难,因绘画而活。苦难是压不垮一个思想者的。想让一棵柳树冒充一棵杨树是不可能的。想让一条鱼打扮成一条泥鳅也是不可能的。这就是思想者不同于常人的所在。一个真正的思想者是绝不会放弃自己的思想的。堂堂中华,偌大土地,竟然没有自己的一点立足之地。这里不是自己的家园,虽然自己生于斯,长于斯。亲人们都没了,就连乖巧听话的女儿也没了(女儿本已考上南开,没想到罪恶的黑手竟一手遮住女儿的天空。女儿本该有个灿烂的前程啊。)。上帝难道是让他来见证这一幕幕的人间悲剧吗?他理想中的家园是什么样子?一定是一个言论自由、民主平等的地方。一定是大家友好相处,宽容尊重的地方。但去哪里寻找呢?本是淮南之树,却只能生长在太平洋彼岸。该悲?该喜?难道我们的土地就没有一棵思想之树的一点位置吗?

 

  想想我们这块浸润过无数苦难的土地,感慨万千。有多少粗壮挺拔的思想之树被我们砍伐。春秋战国时,百木争秀,百河竟流的壮观,一去不复。多么可悲。我们有伐树的传统,从焚书坑儒,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再到历朝历代的文字狱。到了五四,思想的交响刚开了个头,还没奏成雄壮的乐章,就戛然而止。及至文革十年,我们几乎伐尽了所有的栋梁之才。多少科学家、文艺家、领导干部、普通百姓死于非命。无法精确统计。

  倘若不熟知真实的历史,就不能避免悲剧的重演。在主流之外,还有历史的支流流淌着。我们不能忽视历史的支流,那也是历史的一部分。我们也不能忽视那些殉道的思想者,应该以他们为榜样与楷模,修炼自己的心灵。

 

  作者简介:

  王海青,1981年生,济宁经济技术开发区疃里镇人。小学教师。热爱文学,现已创作作品600多篇(首),涉及诗歌、散文、小说、评论等各种文体。作品见于《山东电大报》、《山东教育》、《快乐写作》、《山东文学》、《心天地》等刊物。

(编辑:admin)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