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亲情 故事 读书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珠海渔女

2017-09-01 15:39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李木生 点击:
分享到:
导读:有着情侣路和渔女的珠海,确实让人难以忘怀。

 

  谁能料到,珠海人会意想天开般地沿海填出了一条几十公里的大道,种上南国的树木与花草,又树起着一个又一个充满着现代情致的雕塑,还加了一项硬性的规定:在这条道上,只许步行(高官与大款也不能例外)。不知是谁,更为这条拥海而建的大道起了个响亮而又浪漫的名字:情侣路。

  有着几十公里情侣路的珠海当然是迷人的。

  更加让我们感受到特区开放味道的,还有它的市徽,一尊珠海渔女,站立在大海上的珠海渔女。

  我们进入珠海,已是暮霭轻笼的时分,浪漫的情侣路就在高速公路的里侧舒展着。微染腥味的海风,新鲜得让人忍不住时不时来一下深呼吸。等到入住金花宾馆,已是晚上八点四十五分,是海的涛声一如大海的呼吸,一夜轻摇着我的梦境。

  与珠海渔女的相见,已是第二天的上午。湛蓝的天空下,身披渔网,身高8·7米、由70件花岗岩雕成的珠海渔女,正沐着一身金灿灿的阳光站立在碧蓝的海面上。因为双手自然地将一颗巨大的珍珠擎在头顶,更令其丰腴修长身段的全部健与美,凸现在蓝天碧海间。

  真是美得让人惊叹。

  更美的是她那纯朴而又高贵的心灵,和心灵上翻腾的如大海一样深厚的情感。

  传说她原是一位龙女,因为和渔家青年海鹏相爱而来到凡间,带着作为命门的一只玉镯来到海鹏居住的珠海这座渔家小镇。虽然与鹿回头的故事一样,仍然离不开爱情传说故事的老套,但是我仍然被这传说中的三处关节之点所感动。一是当海鹏因嫉妒而非要渔女将腕上玉镯脱下相赠时,明知脱掉玉镯就会永远不能再回龙宫并将因此而殉命的渔女,为了表达专注至诚的爱情,竟能慨然以玉镯相赠,也是以命相赠。当嫉妒和自私如火一样燃烧着一个男人的心腔的时候,那是不可理喻的,或是疯狂的,当然也是十分丑陋的。可是渔女是从心底爱着这个不高大而且还有些黝黑的海鹏的,她矢志不移地爱着他疯狂背后的聪慧与善良,她甚至不去想海鹏这无理的要求其实是对她的太在乎,她只是想着她的海鹏此时正痛苦着。于是,渔女一边取下连着性命的玉镯,一边用她已被海水浸得有些粗糙了手轻轻地抚摸着海鹏大海一样起伏的胸脯。激动的胸脯风平浪静的时候,渔女也微笑着倒在了海鹏的脚下。二是美丽而善良的渔女死了,抱着渔女痛哭泣血的海鹏又感动了九洲环长老,告诉他九洲岛有一种非要用血浇灌才能长大的还魂草可以救他的渔女。心里只想着渔女而又悔痛交加的海鹏,不顾生命流尽的危险割腕以血灌草,终使爱人起死回生。随着如溪的血浇在草的根间叶上,醒悟的海鹏也在草的快速生长中让心中的希望冉冉升起。他对着大海,也对着以命相许的渔女剖开心迹:“我错了,我错了,今生今世我都要用全部的生命疼你爱你呵护你!”第三个关节点,是渔女与海鹏将他们从海底采出而又价值连城的一颗罕世珍珠,赠与九洲环长老谢恩。据说这是颗夜明珠,是海鹏为了表达爱情,冒着生命的危险于风浪中专门为渔女从深海中采出的。对于贫穷的他们来说,这颗珍珠不仅是他们的巨大财富,也对于他们未来的生活有着重大的实际意义。但是,渔女却平静的为九洲环长老捧出了这颗珍珠。在她看来,只要人安然着,只要心相爱着,一切身外之物——不管是一座金山还是一顶王冠——都不重要。海鹏默许着,更欣赏着,爱与敬重也愈发的浓烈了。他知道他获得了天下最有价值的珍宝:好女人。好女人是社会的良心,是人类生活的指路明灯,是男人卑污萎琐的消毒剂,还是孩子生长的天堂。

  就这样,渔女与海鹏以大海作为人生的舞台,演出着不朽的死去活来的经典爱情,也为绵延不断的后人诠释着:真正的爱情,是以命相许的,是以心血浇灌的,是不受地位与物资左右的。当漫长的封建专制制度,将中国窒息得如一座无窗无门的铁屋一般时,是活跃在民间而又生生不息的这种源于平凡生活的爱情,为黑暗的中国点亮着人性的明灯,也为沉重的人生透出一处处自由呼吸的孔道。“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和物欲横流的时代,也无法遮蔽淹没其光辉的,因为只要民间的生活还在延续,这种死去活来的经典的爱情就不会绝种,梁山伯与祝英台,焦仲卿与刘兰芝,渔女与海鹏……

  有着情侣路和渔女的珠海,确实让人难以忘怀。一个平民的渔女,一个痴情的渔女,被它发现着、记忆着、欣赏着、爱戴着,并骄傲地将她塑作整个城市的市徽。如此看来,称它为青春的珠海、浪漫的珠海,该不会张冠李戴吧?(李木生)

  作者简介:

  李木生,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高级编辑。1952年生于山东济宁农村,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从事文学创作,曾出版诗集《翠谷》、传记《布衣孔子》、散文集《乔木森森》等。散文集《午夜的阳光》获山东省首届泰山文艺奖,散文《微山湖上静悄悄》获中国作家协会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散文《唐朝,那朵自由之花》获中国散文协会冰心散文奖,作品入选全国各种选刊、选本、大中小学读本及初、高中试卷。

(编辑:济宁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