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青年 母亲 诗歌 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孔子也欣赏聪明的美女

2017-08-28 18:32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李木生 点击:
分享到:
导读:圣人孔子又是人味十足的孔子,他当然首先推崇美好的品德,但也绝对不会拒绝欣赏南子夫人这样聪明女子的美丽。

  

  卫灵公的夫人南子,是宋国的公主,也是春秋时代最为知名的漂亮女性之一。她注定要成为生前帮助孔子、死后却要为孔子惹来无穷麻烦的女子。就是这个南子夫人,为孔子凄凉的流亡之旅,抹上了一缕淡淡的暖色。

  我们知道,卫灵公是亲自到卫都的郊外,去迎接冲出匡、蒲之围的孔子一行。被一国之君迎至郊外,这可以说是孔子十四年流亡生涯中仅有的例子,而获得这种礼遇,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这位南子夫人的鼓励与支持。

  对于孔子一行的入住卫国,南子夫人当然是最早知道的人之一。孔子没有携带夫人,南子也就不好申请与孔子相见。可是孔子很大的国际声望,孔子清远的磬声,还有他的一班生龙活虎的学生们,都让活泼好奇的南子夫人产生了美好的向往。

  “子见南子”,其主导是南子,是南子要见那个大名鼎鼎的孔子。不仅想见孔子,还很迫切。司马迁的《史记·孔子世家》里,对于南子要见孔子的事情说得很详细。是南子先派了一个使者去见孔子,传达了南子的意思。司马迁不愧为写史的圣手,南子想见孔子的口气栩栩如生——“各国的君子(请注意,人家南子要见的是“各国的君子”,并不是污七八糟的人),凡是看得起我们国君卫灵公,愿意与我们的国君建立像兄弟一样交情的,必定会来见见我们的南子夫人。我们的南子夫人说了,她也愿意见见您。”

  瞧这个俊俏的女子,说话多么得体。虽然她与卫灵公相差三十多岁,可她却将自己对丈夫的爱,明白无误地表达出来:我爱我的丈夫,你们要是想与他建立兄弟般的情谊的话,那就得来见见我,我要考察考察。

  在古时有文字的记载中,对于南子夫人的评论负面的较多,甚至用了一个很恶毒的贬词,其证据就是她的初恋曾经是宋国一个叫公子朝的美男子。平心想想,这种初恋,不仅是他们正当的权力,更是一件多么美丽、多么正常的事情。而她最终嫁给了卫灵公,因为卫灵公对她的迷恋与喜爱,也让这样一个女子对于国政有了大的影响。再回首那时的卫国,容纳重用了那么多的贤人义士,南子夫人的影响当然是正能量的。在孔子流亡的14年的时间里,就有将近10年是在卫国度过,这不也说明了卫国的理解与仁厚吗?这种理解与仁厚,是与这次著名的“子见南子”(孔子见南子),有着直接关系的。

  虽然周礼中有着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之类的规定,可是绝不死板的孔子,还是抵抗住巨大的舆论压力,果断决定接受南子的盛情邀请。这次会见,虽不能与老子孔子的会见相比,却也有着独特的意义。

  其过程真是有声有色,至今重现仍然让人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盛装的南子夫人坐在葛布做的帷帐中等待,微仰着头,脸上仍然焕发着青春的气息,眼睛里有着温和的水意。孔子来了,南子夫人想不到会是如此魁梧高大,儒者,又有着武士的神采。只是宽大的额头上刻着几道深深的皱纹,满含着沧桑,头发也已经斑白。她已经有了站起来迎接的想法,却还是按照礼节静静地坐着。孔子进门后,似乎先闻着了南子夫人那清新的气息,便面朝北叩头行礼。南子夫人在帷帐中起身,回拜了两拜。她回拜时,所披戴的环佩玉器首饰发出了叮当撞击的清脆声响。不只是寒暄,还有真诚的询问与回答。旅途的劳苦,匡蒲之围的惊险,甚至孔夫人在鲁国的情况,大概都会涉及到的吧?

  这个南子夫人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她并不怯那些个有头有脸有名有望的君子,她的不怯,除了自己的国君夫人的位置外,不是在内心深处也有着与他们对等、做人做事不弱于他们的想法吗?当然,这个南子也许还有着丈夫的气概与君子一般的见解。还有,好见君子,这不也是一种好学精神下的好奇心吗?当然,人们还会不自觉地就服从了女人不得参政的“古礼”,甚至会不自觉地认为她们参政就是僭越,非有点什么“越轨”行为不可。她的非要见孔子,里面甚至是否还有点恶作剧的味道?你孔子不是天下最知礼的吗?好吧,我就看看你怎样跪拜,我就看看你敢不敢正眼看我南子。到底是司马迁,记录得多么详细:“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

  子见南子之后,首先表示不满的是子路。直率的子路一脸的不满,径直质问起来:“老师,这种人怎么可以见呢?社会上可是传说着她的不少绯闻!”看着满脸不高兴的子路,孔子只得郑重地解释说:“我所否定的人、认为不可救药的人,一定是罪大恶极的,不但人讨厌他,天也讨厌他,那么这种人我是不会与他来往的。可是南子夫人不是这样的人,也不是你们议论的那种人。南子夫人的好也是明摆着的,她是个聪明的美女。且不说卫灵公十分地喜爱她,就是查查卫国的历史,她也没有什么劣迹。卫灵公敬重我孔子,南子也敬重我孔子,难道一个国君敬重一位君子是美德,而一位女性敬重一位君子就成了一桩罪状?”

  孔子的学生中没有女性,他也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话,但是南子夫人在孔子心中留下的愉悦是肯定的。我倒宁可相信,与南子的相见,或许会是对于孔子妇女观的一次矫正与深化。

  这次相见一个月以后,又发生了一件让后人议论纷纷的事情。

  卫灵公与夫人南子同坐了一辆车,宦官雍渠陪侍车右,出去参观市容。出宫后,南子又邀请孔子坐在第二辆车子上与他们同行。也就在这次同行的路上,孔子发表了他的那句著名的论说:“我还没有见过像喜欢漂亮女子的美丽一样喜好美好品德的人”。这里,透露出了圣人孔子又是人味十足的孔子,他当然首先推崇美好的品德,但也绝对不会拒绝欣赏南子夫人这样聪明女子的美丽。

  作者简介:

  李木生,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高级编辑。1952年生于山东济宁农村,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从事文学创作,曾出版诗集《翠谷》、传记《布衣孔子》、散文集《乔木森森》等。散文集《午夜的阳光》获山东省首届泰山文艺奖,散文《微山湖上静悄悄》获中国作家协会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散文《唐朝,那朵自由之花》获中国散文协会冰心散文奖,作品入选全国各种选刊、选本、大中小学读本及初、高中试卷。

(编辑:admin)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