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青年 文学 孔子 母亲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

那年,我在三军仪仗队

2017-08-23 12:13 [文学作品] 来源于:济宁文学 作者:唐丽 点击:
分享到:
导读:“这个大院里,只有军人,没有男女”。

 

  在中国,报考军(军校)、公(公安)院校的学生,命中注定,要耐着连身体冰凉的虫子也会出汗的酷暑,多吃三个月的“军训”之苦的。直到今天,这规矩应该也没有改变。几年大学上下来,才知道,这只是当时被我们称作“酷刑”的开端。

  那年幸运,不小心“中奖”。手里端着录取通知书,惊喜加忧虑。惊喜的是高考中第,忧虑的是学校要求自行报道,严禁家人陪同。想想人生地不熟的北京,八个多小时的火车,各类公交车、“蹦蹦车”(私人三轮车)的中转,两大箱的行李,单薄且晕车的自己,内心纠结、挣扎外加淡淡的对学校“霸王”规定的“抱怨”。无奈何,我这个刚高中毕业的“学呆子”,“骂”完学校不容商议的“独裁”,借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那股闯劲儿,甩开对父母的依赖、依恋以及内心的拘谨、恐慌、焦虑,打起简单的行囊,带着一脸倔强和满脑子的未知数,背井离乡,在近一天的火车颠簸后,投进了祖国首都的怀抱,奔赴入学前的第一站军训基地——三军仪仗队

  在三军仪仗队,我整整被训了一百天。回想那时,毒辣刺眼的白光日头,“魔鬼”般恐怖的教官,枯燥单调疯狂的操练,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异乡,在眼睛里打着转转几欲滴落的眼泪,因过度劳累晕倒在地上的同学……一切似乎就在昨天,就在睁眼闭眼间。然而,那时的“愤懑”、“怀恨”、“抗议”,当时军训的严肃、严厉、苛刻甚或“暴力”,都随着时间的“消化”,逐渐化成了今天我性格里得坚韧不拔、吃苦耐劳、坚强执着和忠诚不二。

  军训的课程是提前安排好的。每天四到六个小时军姿,一个小时步伐训练,一个小时体能训练,一个小时实战,半个小时内务整理,半个小时吃饭,外加不定时拉练。这种节奏,一个月坚持下来,一眼望去,操场上只有花花绿绿一片迷彩的绚烂,无论肤色、发型,还是那千篇一律,硬帮帮、直挺挺、杆子似的身板儿,都很难分出哪是男生哪是女生。欣慰的是,在明亮、尖细、嘹亮、婉转的军歌声里,还能“捕捉”到那浓郁的“女人味儿”。这声音,挑衅似的,声声“警告”着主教官,这群“新兵”里还有女生,无论你承不承认。

  不像女兵,就不像吧,这并不是当时我们这群新警“女汉子”考虑的重点。也可以说,在主教官手里,得意地摇晃得鞭子的威胁下,我们根本不敢想自己是女生。“这个大院里,只有军人,没有男女”。这是我们“变态”主教官的原话。尽管后来,我们都心怀感激,一些同学还跟他建立了良好的战友情、兄弟情。但在当时,大家真是恨他恨的牙根痒痒,就差把好一顿“爆打”的誓言付诸行动了。

  主教官,对每一个人,绝对平等。无论刮风下雨,无论烈日当头,雷打不动的,上午、下午必须站够两个小时的军姿,用教官的话说“就算下刀子,也挡不住训练”。国庆节,午夜徒步到天安门观升旗,回基地后,补军姿;半夜紧急拉练行动,任务结束后,既定任务一个也不能少;离开基地的前一天,八大考核,每一项都是高标准完成。我们在教官“六亲不认”的严厉里,“木头”了。

  主教官的管教方式虽然“魔鬼”,但也有值得肯定,或者说值得赞扬的地方。“大练”一百天里,主教官陪大家一起站军姿。同学们站两个小时,他就站两个小时,“新兵”站三个钟头,他绝不偷一秒钟的懒。为平衡新学员心理,他还故意给自己增加难度,或者把帽子顶到头顶上,或者单脚正步定在原地,或者提前站起,增加时长。明里流汗、暗自流泪的我和同学们,站在大太阳下,一边“诅咒”,一边“敬佩”着这位“自虐狂”教官。尽管当时这股从骨头里往外冒的敬畏,多半出自对教官的“恨”和“畏惧”。但,后来的岁月里,教官的以身作则、严于律己、敬业爱岗,却像一个影子,在我受挫、退缩、消极时,都会突然跳出来,第一时间安抚和拯救着我那迷茫的灵魂和浮躁的心灵。

  主教官站在方队的正前方,一米八的标准个头,身板笔挺,脚板儿像深扎在地里,坚挺有力;棱角分明黑红的脸庞,健康中透着威严;目光炯炯有神,严厉地扫视着整个方队。我常常怀疑,主教官有特异功能。不然,他明明直视前方,目不转睛,怎么能洞悉整个方队的一举一动呢?哪怕一个松膝盖、倾斜肩、转手腕的动作,都逃不过他鹰一样的眼睛。严重偷懒的,就更不用说了,这时候,他手里的小鞭子就有用武之地了。他会慢悠悠地溜达到偷懒者身后,似乎是若无其事、不动声色地,鞭子却已经“啪啪”地已经打在了小腿肚子上。刚开始训练的时候,被鞭的同学还有尖叫,腿脚躲闪,甚至不良情绪,但慢慢地,大家在主教官的鞭子里懂得了规矩。教官抽你,不需要解释,不需要说明,更不需要狡辩,挨了鞭子,你需要做的只是,严格要求自己,不得半点马虎,做好自己该做的。不然,主教官的每一鞭子就是一个小时的加罚军姿,甚至花样军姿。

  我是怕急了教官手里的鞭子,虽然,我一次也没有尝过教官手里鞭子的味道。但,打在别人身上,我都能感觉到自己小腿上的肉,像着火了似的火辣辣的疼。因为畏惧,三个月,100天,我一秒也不敢走神儿,唯恐那鞭子下一秒就打在自己身上。所以,当时军训,我深切地体会到什么才叫真正的累,什么才叫撕不开的眼皮,什么才叫站着也能睡着,什么才叫真正的挥汗如雨,什么才叫咬紧牙关地坚持,什么才叫闭着眼睛上“战场”,什么才叫撕心裂肺的想家。主教官,您知道吗,您手里的鞭子给我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到今天,我一见谁手机握着鞭子,就会小腿儿发紧、发胀、发麻、发疼。但,不得不承认,在我的人生路上,教官的鞭子也一直在激励、鼓舞着我。教官的鞭子告诉我,无论做任何事,都来不得半点松懈和马虎,这是对别人负责,更是为自己心安。

  时间,就那么随意地流淌着。不经意,翻开大学时代青涩的记忆,已经十八年,抚摸着留下岁月痕迹和青春美好的相册,想起学生时代那些年,想起三军仪仗队“度日如年”的一百天,想起当年有点儿苦涩,而今“咀嚼”起来,又丝丝甜的军训那些事,想起那位“魔鬼”般疯狂的教官,竟十分怀念,还有几分惦记。(唐丽)

  作者简介:

  唐丽,女,公安民警,热爱事业,喜爱文学,热衷国学。工作间隙,坚持读书,勤于写作,文章多见于公安内部刊物;散见于《山东商报》、《山东文学》、《济宁日报》等杂志报刊。

(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